Yuan Yijun (bbbush) wrote,
Yuan Yijun
bbbush

  • Mood:
特郁闷的事情,就是在 MSN space 露脸次数再多,也没有哪位“兄弟”把链接加一下下。不爽。准备向猫猫学习,不爱我的我不爱,不链我的我不链,爱恋恋爱我要恋爱。。。。再次口吐白沫。你看 LiveJournal 只给了五个链接空间,白的自己的站点都写不完,还要恋她一个,真是 @#$%!#$!@# 我也没有办法 :( 要不每个月 $3 付账?
晚上李宇春会唱 《北京一夜》。想起高斯每天放这首歌的时候,好期待啊。。。。
工资条发下来,原来我还是有几百块钱医疗保险的,这就行了,反正傻人有傻福,我就当生病了不会因为缺医少药死掉就行了。。。。虽然还是不知道没有证件,户口和手续的情况下,这些钱放在什么地方,当然也不知道怎么取出来用 :( 也许应该小心翼翼的问问 Helen,是不是等到我有证件的时候,才可能领到?
锟姐说我乐观得厉害。我想主要是因为和小梁艳说完了话,要再郁闷需要再等待好久,有假期了再打扰她,并且我的处境应该是不能再差了吧?至少我还有一个月的工资在口袋里,比我的邻居们是好多了。
前几天看到的一句话非常喜欢:如果一个人可以高高兴兴得期待上班,下班时又可以高高兴兴地期待回家,那么他永远不会得心脏病,永远都健康。 原文大致如此。

词汇:“干锅鱼头”的翻译:Japot, 或者是 Nipot
具体是什么含义呢。。。。因为 干 和 日 是一个意思,并且现在有把 干锅鱼头翻译成 fxxx pot 的传统,因此这样翻会 art 一点。
另外,对于第二种翻译的解释,因为 肏 字的某个读音是 nian,这样无论读音还是含义都有了来源。Ja 就差一点。
词汇:“干货”的翻译:MS
这个词的含义可以参见这里扎古之系谱,熟悉 Gundam 的玩家例如三花会通过上面的分析迅速得出其中的含义,干货就是 Ja-good,也就是 MS 了

觉得翻译成 japot, nipot 和 MS 都很恶搞

高级开发者们仍然在设计结构。我想脱离业务逻辑的分析结构,很危险。虽然大家都知道业务逻辑大概就是那么些,但是实际上是哪些呢?原有代码有哪些缺点,究竟谁能清晰地表述出来呢?我怎么看原有设计都没什么大缺点 :( 不管他,高级开发者们的忙碌和争吵给我等留下了足够的空间和时间,我分析了一天业务逻辑,也许将来用得着,也该放松了。我总觉得原有设计很多地方只是要稍微改一下,因为和逻辑不一致,没想到新的设计更变本加厉。维护的时候需要先查看好多代码 (这里几年了也还没有文档) 来弄清楚整个代码的世界观,翔哥当初给出的十几条总结非常有用,只是太少了。

update:
几天来一直想着自己是怎么死。车祸除外,死亡的可能性,脑血管,胃,前列腺,肝,肺,肾,都很危险,不过是和时间有关的。反正现在一概不舒服。也许三十岁前前列腺的可能性很大,四十岁前死于胃癌的可能性很大,接下来就是糖尿病和肝癌,如果到了五十岁还侥幸活下来了,那么心脑血管就需要特殊关怀了。六十岁,肺病一准把我掐死。我想活到四十岁的可能性都不太大,因为胃疼得实在是难受 :( 为什么要想那么远呢,是因为还没有找到女朋友。要是又有钱,又容易早死,岂不是很容易找到了吗。。。。

update:
昨天回家路上风有些大。于是回忆下前几天爬山看到的。的确很美,那么高的山,那么大的深圳水库,连绵的山上都是树,山下有整整齐齐的高楼,也是不容易。难怪深圳可以作为最文明的城市了,我想单就这个景点,就比紫金山爬起来舒服许多。更不要说看到的漫山遍野的绿色,清洁的绿色了。
深圳怎么会有那么多山,水,树,花,草的?我以为深圳不过是个小地方,但是五百万的人口让我惊讶了。我以为深圳不过是个人挤人的居民区,现在高山和水库也让我惊讶了。其实,从刚来的时候以为深圳是一个极度危险的城市,到现在可以放心的走在路上,看着周围的事故漠然走过,也许早该惊讶于我对一个城市的习惯了吧。虽然还是不敢走出关口,见识没有监控的世界,但是也许只有恐怖主义袭击可以让我觉得新鲜了。

深圳对绿化实在是关心得太多了。上班路上经过的工地,因为开始施工还有很久,因此铺上了草坪,包括人行道也是草坪。这让我很惊讶,因为风来了,砂子却不像几天前那么大。还有,乌海的建筑商好像从来没有铺过这样的草坪,那片工地就是那样的荒废在那里,一直等到房子建好,也不会出现草坪的影子。硬化,该死的硬化,砂子沿着光滑的水泥,在风中助跑,然后飞进家里,把一切都整得尘土飞扬。北京有这样的草坪吗?我想这块地皮的开发不会拖得太久,但是这么大的位置,刚把树都拔出来,现在又铺上草,成本实在太高了。护墙是一定会有的,和其他工地一样。但是深圳的护墙竟然粉刷得比我家里都漂亮,就很不可思议了。很漂亮很鲜艳的颜色,蓝色的墙头,白白的墙。这份粉刷的心思,又要多少成本呢?今天早晨看到的更让人感动,就是远远的草坪上有人在浇水,近处眼前呢,是有人在为护墙补漆。很仔细的工作。不知道他们的工资又会是多少,反正在乌海,一是没有那样的草可以种,种也活不了,二是很少有那么漂亮的墙,也没有那么多人来维护。人手不够用,乌海是一个人手远远不够吃饭的城市。乌海人不会在乎这样的视觉美感,每栋楼盖上几层可以住人就够了。

update:
一封有关买衣服的短信
买衣服最麻烦了。又得揣摩衣服的意思, 又得挑一件让别人不容易猜出意思的衣服。要是所有意识流的和所有具现主义的分门别类地放着,那么生活会轻松好多啊。。。。我宁可在外面鬼魂也不愿洗衣服,宁可把钱都换成书和 CD 也不愿买衣服,对未知充满了恐惧和厌烦,你说这是什么?因小失大的结果是无穷的小大之辨。

太无意识了。(借用半兽的话 :))


Tags: 流水账, 深圳
Subscribe
  • Post a new comment

    Error

    Anonymous comments are disabled in this journal

    default userpic

    Your reply will be screened

    Your IP address will be recorded 

  • 0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