Yuan Yijun (bbbush) wrote,
Yuan Yijun
bbbush

  • Mood:
  • Music:

大约是昨晚的脆弱

昨晚上胳膊疼得好厉害。也许是因为早晨没有跑步,没有活动开吧。今天终于不得不把唐曾经发过的那封信,防止在办公室得颈椎病的信,拿出来仔细看了看。不知道为什么现在的座位比以前要难过得多。sincerely speaking,没有找到什么差别。

今天发现翻译任务从一千多减少到了七十,感觉真好。应该可以赶在 deadline 之前提交了吧。。。。可是我的翻译,看着大约两个月前自己的翻译,觉得简直像是另一个人的作品。我现在面对英文不知道该怎么说话。很久没有做过这样的事情了吗?十一的几天不是和小梁艳说过,又做完了一点吗?那时候还没有搬家,胳膊没有这么疼,我只是想说话,算了,有些混乱,继续翻译吧。一会儿做完了再继续讲故事。我有一肚子的话,但是为什么要对别人说呢,既然不关心别人,为什么要别人听呢,。。。。关心别人只是为了让别人听自己的唠叨吗?为什么自己没有点目标呢?

还是和昨晚一样,上帝使法老的心强硬。他再次强硬起来,因为这是他的命运。不信命运者,终得裁决。我不是什么教派的阿。。。。只是觉得基督教这种暴力的,强硬的宗教可以把人打击得狠一些。我心理不是那么阴暗吧,为什么总是听好听的音乐,也许是为了让自己平静呢。我恨自己,于是只好这么唠叨。总有一天我会恨得不再唠叨出一句话。

一年之后,你是什么样子?四年后呢?七年呢?十二年呢?二十年甚至五十年呢?我还会像现在一样情绪波动孤独而无聊吗,你还是那样的纯洁和不理解非正常人的仇视现实的眼光吗,我就是汤平说的那样子了,想起他走的时候留下那些话,大家都分开了,都天南地北的分开了,那时候我们以为相见很容易,分开也不孤独,谁知道呢。

强硬起来。我一定要做完,明天给她看,给大家看。应允的东西,他会拿出来;未应允的东西,他也该拿出来。今天想起我为什么想变得透明一些,我为什么让大家知道所有我的事情,因为我想存在,我想象空气一样像水一样存在,但是即使这样,我却忘了空气和水也有各自的孤独,孤独到了只能存在的地步,你说,你关心过空气和水吗,我为什么梦想变成那个样子呢。我要做的事情是消失?存在就是消失吗?

如果你不安慰我,那么我只有命令自己的心强硬,因为上帝也曾命令过法老。如果你不安慰我,我也许没有力气再去想别的,在灰暗的孤独的无助中,在强硬的那一刻到来之前,我恐怕已经消失。能量就是这样积聚,让自己消失的能量,让自己对一切失去兴趣的孤独,为什么在大学里四年我只学会了对一切无所谓?只学会了为大家做些翻译,和那么多陌生人打交道,才能证明自己的存在?我的目标呢?我为什么这么容易失去兴趣呢,我的朋友呢,我的朋友呢?那时候我猜疑了,我以为她不再耐心的安慰我,我以为我真的成功地让她不再关心。也许我想到的都是真的,只是无法控制而已,我无法不把我的孤独说出来,虽然分享痛苦是不道德的事情。真的,太过分了。

无聊的人啊,冥思苦想的人啊,因为孤独所以悲伤,当心情好的时候,一切都那么容易,当心情不好的时候,你畏惧地不愿意做任何事情,有关系吗?无所谓吗?你只由自己的心情控制,你只是你自己的,你是个自私的家伙。别人的一切都无法引起兴趣,因为已经对一切丧失兴趣。你是一个没有长进的家伙。

不敢再多说。不过相信我,这样的日子不会太久,这样的心情不会太久,即使无法满足自己所有要求,你也该学着在心情最放纵最任性的时候收敛。只因为是情绪周期吗?二十八天?

忘了刚才自己说过了什么。
Tags:
Subscribe
  • Post a new comment

    Error

    Anonymous comments are disabled in this journal

    default userpic

    Your reply will be screened

    Your IP address will be recorded 

  • 0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