Yuan Yijun (bbbush) wrote,
Yuan Yijun
bbbush

陈家祠

下午去的陈家祠,很好玩!
如果有相机就简直太爽了。一路上看到三台单反, 400D, 奥巴的不知道啥,30D+某一尺长的两个红圈圈镜头。
想想如果即使有单反,在深圳也没什么好拍的。难道只拍大楼么。

在那里想到,在书院里看书,会有一种敬畏感,会有一种精神在里面。无论是巨大的柱子,门,还是屋顶眼花缭乱的人物花样,繁复的厅堂木雕,阶下的精细的石鼓,还是整个建筑的布局格调,院、门楼、牌位、东西厢、廊,都是极尽精美。如果是在现代的大学里读书,进出的是那样冰冷光滑的火柴盒大楼,就会感到人在被往外推。现代大学的建筑似乎可以包容很多,却根本无法包容什么。形象点说,在书院可以存着牌位,存着一切存在过的东西,仍然可以吸引后来人留下来;而现代大学还比不上公共厕所,谁都巴不得出去,因为根本无法真正留下来,立功立言立德。无处可立,不知道这些现代大学经过多少个三十年才会懂得。

祠堂的每个屋子,包括正堂和厢房,都用作展览,展览的内容每个屋子都不同。觉得还是象牙球比较惊人,因为一个头大的象牙球,竟然可以镂刻出 54 层花纹。每层的花纹都那么精细,最外的两曾甚至像头发丝一样。每层都非常薄,外面的像是纸一样。怎么可能刻成那样还不会断~~ 旁边摆几个小样,讲把一个两寸高的材料雕成十一层球的过程。至于可以买到的,都是三四层,就比较粗糙了,然而仍然想不通层与层之间是怎么挖空的。要挖掉很薄的一层,让里层的球可以转起来,相当有难度;在里层镂花,就更难想象了。

另一个屋子有木雕之类,比如房高的一段原木头,雕成两个篮子和几只螃蟹、大龙虾,动作非常逼真,而龙虾的须子几乎一碰就会折断。不晓得怎么做出来的。

潮汕漆器很漂亮。那个小佛龛,如果哪家有那么一个,那么祖上早就大发了。闻着漆的味道,却是似曾相识一样。过去的窗子家具都是好木头,好木工,也有那样的味道。现在大家都换成铁窗,又换铝合金了,一点意思也没有。
Tags: training
Subscribe
  • Post a new comment

    Error

    Anonymous comments are disabled in this journal

    default userpic

    Your reply will be screened

    Your IP address will be recorded 

  • 0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