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arch 6th, 2006

fedora 蓝色小药丸

家养黑人

早晨突然想起来那位英语老师,那位可爱的英语老师,轻柔地说着话。不过我还是想着她讲故事的时候。那种害怕我们不信,特别强调的神情。嗯,我们的英语老师换过好多了,我挺喜欢她的,但是忘了究竟是什么样子。

她讲到不是所有黑人都欢迎自由和解放,欢迎美国内战的胜利。她在讲述中,有一种对那种庄园和平的向往。我也很喜欢。因为一种形式的繁荣,没必要用另一种形式来取代,所以美国全面走向工业化,在历史教科书中的描述,是反人性的。

也许是她,也许是别人讲的这个故事。

然后说出了这个词,家养黑人,因为我总觉得我们公司是在培养员工走向这个方向。究竟是什么,我说不出来,但是家养黑人首先非常忠心,不会跳槽。家族企业的一个主要目标就是留住人,而高科技企业则不是这样。或者,高科技企业则是购买市售黑奴。无论如何,IT 从业者都是黑奴,家养的会感觉到幸福一些而已。你会把自己拿到市场上去,让人挑肥拣瘦么?

反人性,这几天总是害怕这个词
mor

感冒

周日开始感冒,因为早晨打游戏过于投入,身上有点冷也没有想。下午去 Jungle 那里,也是让冷风好好吹了一下,晚上就开始头痛了。

感冒对心理影响很大,心情确实不好。从前我可以在心情不好的时候骚扰大家,一直到把所有朋友都得罪下为止,今天我骚扰了徐肃,默默,还有家里人。让徐肃洗了衣服。跟默默诉苦,尽管她现在要准备复试了。和老爹老娘吵了架。这样的结局可真是完美死了!

羞于向老爹老娘说自己头痛,只是忍着听他们唠叨,去考研吧,看他们成绩都多么多么高。我说,我这次打电话,只负责把大家的成绩通报一下,少来给我唠叨。烦死我了。老娘他们说,你现在比他们差了一步,连个学位证都没有,将来就是差两步,你该追不上了,不考研的话。很好,这又是最近的一个话头了,你们就每天想这种问题吧,用这种苦恼让自己生不如死。年前是因为没有毕业证,等不到毕业证而生不如死。年后是瞅着别人而生不如死。我啊,还真不知道该怎么办。

不知道怎么办的时候就在想魔刹,虽然我还是没有完全理解它,因为我记不住很多词:如果真的理解了,那些震撼而残酷的话怎么会记不住。但是,我已经接近没有感觉了。你们以为考研就可以有女朋友了么?你们什么时候都要把感情藏起来,我的家就像一部机械一样运转得很好,但是孩子不准哭,不准偷懒,不准表达恐惧,因为傻瓜才会那样热情洋溢或是感觉灵敏,也不敢笑,因为我没有时间笑,我要学习。我想我对魔刹那种熟悉,是其他人都比不上的,别人可以同情剧中的世界,我只能同情自己。然后,“我应该做什么,我现在这样做对不对呢,天马医生?”我很相信自己,面对她的时候,会说出适当的话。但是,支持这种自信的神秘力量是什么呢,难道是我没有真的失去名字?

古利马先生消失的那么早,我却还在继续看,其实不该再看下去的

我爱她。就像一种宗教一样,我相信我应该爱她。我爱其他人,是因为善良,我应该善良地对待他人,所以我爱他们。一旦我感应不到她,就像过去曾经发生的那样,我的信仰就不见了。或者,我还没有过多地骚扰这一位,至少在前面一些时间是这样,这样就积攒了一些耐心和承受能力?如果这样想下去,就是没有结果。我才不要呢。我要像个正常人一样,我自从上了大学,唯一的目标就是像个正常人一样,不过我走得太极端,太随心所欲了。“你太随便”,好吧,也许这也是水瓶座畸形性格的一面。相信我,帮助我,我也会这样对你,我能做到,天哪
mor

牧场物语

这两天又拣起 NDS,开始打游戏。买了一份GBA版本的牧场物语,一直想玩的,打算先熟悉了再去买NDS版本。

确实很好玩,但是琐事太多,总是忘记。累死累活地干活儿。那一个月,我连小狗狗都来不及爱抚一下,但是我仍然没有挣到足够的钱。有一次,一个月里我认识了所有的村民,但是我没有什么好评,我的小鸡总是在挨饿,我的土地还在荒芜,没有采矿,没有掘金,没有改造物品,一个人的时间有限,该做什么的时候,偏偏忘了带工具。有很多事情可以做,偏偏跑得太晚了,或者体力不支。其实这也就是我生活的缩影,我还是那么笨拙,不知道多久才可以学会生活,那种有效率、充实的生活,即使不完美,也可以和最爱的人在一起。

太难了,游戏里有两三次大型活动,我都不幸错过,还有一次,虽然去见识了盛大的场面,却没有参与。再说一遍,真的很现实。现实中,我就是这样子,我讨厌这样的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