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pril 22nd, 2006

hers

昨天

昨天是某媛复试结束。前天还稍微有些惴惴不安,不过时间流过终究由不得我,于是一下子一天时间就过去了。Well, 要锦上添花地祝贺她么。考试成绩好,大家的看法一下子就会改变,原来小学时成立的定理,一直到现在都有效。那么我们对她的看法就变了变,她一定会做得更好,是应该的。并且,功夫比聪明更重要,而她的功夫,现在看来,下得很到。凡是考研成功的都是如此,例如黄光光,等等,考研和高考一样是总结人生的机会。那就由她去总结自己吧。

心情大好。晚上还看了场冰河世纪II,虽然场面不大,也不幽默。然后去世家,一份烧鸭,搭配一份素斋肠,那里的味道让人喜欢,还有美女可以看,心情好的时候,去那里就是保留节目,心情不好的时候,也要去那里填饱肚子,然后慢慢去恨。把这里记得这么牢,怕小敏也没有预料到吧.. 素斋肠的口感那么好,不好意思叫多份.. to miracle, 你是深圳本地人,还有没有和这里一样的好地方呢,说一说吧

后来呢,回去,看 一针见血 的终章,这一集原来是这样悲伤的结果,真是没有想到。一个很好的故事啊,尽管有个悲伤的结果,但是从头到尾都很好看,有些地方特别解气特别痛快,要找小说来读一读 :)

某媛说在看杂志,今天应该已经拜会导师了吧。她可终于放松一点了,那么我该让她再高兴点..怎么办呢。她大概打了一晚的电话。早知道就该和以前一样,隔过一天再问候她,免得排不上队生气 :) 她是属于大家的,我只属于我自己,貌似没有几个人为我高兴过哦,而且我也不习惯。换句话说,她是主角,即使她以为自己不是;而我跑龙套,出一身汗就心满意足,毕竟是和她在一个舞台上。

晚上和娜仁姐还有陈述打电话。娜仁还是和以前一样的说话,于是很多话都做耳旁风了,只记住了一点儿。她现在是什么样子呢.. 这个姐应该不会怎么变,并且维持场面的本事应该更强了才对。所以做管理对她真的很合适,稍微锻炼就可以滴水不漏无懈可击了,所以去搞谈判也可以,只是不要让她决定,因为她没有吃过苦。我感觉她和王三石都是家里的宝。哎,我背后乱嚼什么呢。陈述也累了,说话不带什么感情的,不过我就是陪人说话久了,想让他陪我说话,于是蘑菇了半天我也记不住是什么,就此睡了。

没睡着,想着自己这算是怎么回事么,干什么要喜欢一个那么远的人,实在是太容易让想象和臆断,痛苦,孤独,等待,种种乱七八糟的东西混进来。从里面找到一点真正的关心喜欢,或者找到照顾陪伴她的机会,都那么难。明明是想,既然作出了决定,就永远不要更改,那么想方设法去爱她,就是挽救自己,(因为不守诺言会被怪物吞噬?) 可是现在,孤独却不停的让我害怕。该放弃么。

还是不该关灯睡的,尽管是难得一次。心情再好,和是否勇敢也没有关系。把灯打开,给她发短信,然后睡着。睡着时的灯光会导致肾上腺激素分泌紊乱,这与勇敢还有狂躁都有关系,可是我没有办法。
hers

胳膊疼

陈述问我是不是仍然胳膊疼。是啊,公司这张破椅子不换,胳膊就会疼,天气热点就好一点,遇到空调冷气就疼坏了。贴点药膏感觉很好。糟了,你这是风湿了。

那,我错怪公司咯。

想着多少年后自己胳膊活动范围只有十五度,而脑袋无法左右转的样子。怎么去拥抱她。哦,又想起她了,只是让人要流泪:我还要加班哪,加班也不够买机票回去不是。可恨的,竟然说幸好离她太远,你什么意思?!


update:
她说,她也要去医院看病,因为腰椎间盘突出;他是老病号了。这年头就是胜者全得,我们都是小民,草民..
fedora 蓝色小药丸

Linus 帅呆了

From: Linus Torvalds [email blocked]

Subject: Re: Linux 2.6.17-rc2

Date: Fri, 21 Apr 2006 10:58:46 -0700 (PDT)

I got slashdotted! Yay!

On Thu, 20 Apr 2006, Linus Torvalds wrote:
>
> I claim that Mach people (and apparently FreeBSD) are incompetent idiots.

I also claim that Slashdot people usually are smelly and eat their
boogers, and have an IQ slightly lower than my daughters pet hamster
(that's "hamster" without a "p", btw, for any slashdot posters out
there. Try to follow me, ok?).

Furthermore, I claim that anybody that hasn't noticed by now that I'm an
opinionated bastard, and that "impolite" is my middle name, is lacking a
few clues.

Finally, it's clear that I'm not only the smartest person around, I'm also
incredibly good-looking, and that my infallible charm is also second only
to my becoming modesty.

So there. Just to clarify.

Linus "bow down before me, you scum" Torvalds

http://kerneltrap.org/node/6506


Linus 这家伙太痞了

啊,令人崇拜得要死,比起 M$ 家的盛宴优雅,简直是个骑士了!
fedora 蓝色小药丸

下班

下班后反而写出了一点代码。刚才看到他们走的时候,心里觉得太孤单了,可是你又没有跟大家说要一起走,你不说大家怎么知道。唉,又到了情绪周期吧,我还是小心少说为妙,不要把自己形容得太怎么怎么,说出的一切都将成为事实。

review 越来越慢,还是回到了老问题上,日期的逻辑问题,这次再不能像鸵鸟一样避开了,但是但是,这样做不是不够完美么,Eric 先生?唉,为了和其他两个模块(报表和表格)保持一致,做吧,做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