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ay 17th, 2006

fedora 蓝色小药丸

貌似又病了

前天晚上两口吃掉一根雪糕
嗓子开始疼
前天晚上和昨天中午吃的肉,都切得不精细,也许熟了,也许没熟
昨天晚上吃的肉是上周买的
昨天晚上吃了土豆,还有另一根雪糕
一直胃疼
昨天晚上把窗户关了,怕台风暴雨,然后又点了蚊香
半夜被蚊子咬醒一次,捂紧被子
早晨醒来,十指肿大,头脑发沉
上班路上就想躺到睡下

昨晚上做梦,除了工作,大家之外,还梦见了读圣经。几次翻开那本圣经,都没有仔细看。看了一段,发现从来没有读过,真诡异。怎么会有没读过的片段呢。
fedora 蓝色小药丸

晓兹

梁晓兹和张丽是我的新室友。昨天大家一起做饭,很高兴。吃过饭,晓兹就开始给我讲他的过去,来到深圳都去过什么地方,做过什么。

他搬了六次家,我才搬过两次,并且没什么长进。
hers

多日以来一直在回忆他的名字,但是想不起来了。

真是郁闷,在学校里,和他还算有几句话好说的,虽然他有足够的南京人的小气,让人讨厌,但是至少他不讨厌我。当时我是什么感觉?只在找不讨厌我的人吗。

但是他还是平淡无奇的,于是我就把他忘掉了,才几个月就忘得一干二净。

坏人的名字,倒还记住几个,不过,有什么关系。好人的名字,这是第一个忘掉的吧。他真惨。

这样的平淡,说忘记就忘记,就太无趣了。唉,谁让他是个标准的南京人呢。

所以多日以来一直在想,宁可轰轰烈烈地做坏人,做坏事,也要把名字留下。当然做好事而被人记住更好。我怎么可能忘掉一个 Geek。

这也算自责吗?忘掉的是一个朋友?
(我不指望有人想起我,为此开脱吗。)
fedora 蓝色小药丸

xsl:import

要杀人了
msxml3

现在是这样的情况
A 要用到 B 和 C
B 要用到 C
最后有一个主控文件 M,会调用 A, B 还有 C

那么,A 里面如果同时包含 B 和 C,就会提示出错,C 包含了两次。不过既然只包含 B 就可以了,所以暂时鸵鸟了五分钟。但是当 M 包含了 A 和 B 的时候,C 再次被包含了两次。shit. shoot myself on the foot.

升级 msxml4 吧,丢下那些狗屎用户吧,都升级 windows vista 吧.

真的要杀人了,新来的同事问得太多,我不怕问,可是不懂得用 Google 么。


update 20070328
不知道为什么,从 Google 搜索那时候说的 msxml3 的问题,现在竟然想不出是怎么回事。不知道是代码写得规范了,还是自己退化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