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Log in

No account? Create an account

February 1st, 2007

fedora 蓝色小药丸

我不知道

像每天一样,昨天有一句话说了好多遍。昨天的就是“我不知道”。是李冬在问,JoeBorn也问。我也问自己。但是我真的不知道我应该知道什么。混混沌沌的吧,在这个公司变得混混沌沌的了。但是如果要做点什么,或者要换个工作,那么究竟对什么感兴趣呢?究竟为什么做,为什么不做,该不该做,怎么做,我不知道。

当初选择这个工作,的确是因为想做与金融/媒体有关的事情。现在仍然很想做金融,然而知道了自己的职责与QA/DA完全不同,懂得更多可以更好的掌握这个产品,然而最多也不过像Hailin一样,带领一帮奇怪的手下。我和Yong说,做PDM不容易,领导这个样,手下那个样 :( 我这样看过去,就不知道是怎么做才好。然而想起一年前对待自己工作的心态,不也是这样什么都看不到吗。究竟为什么呢..

当初选择这个工作,还因为终于有人肯要我。被拒了那么多次,又没有学历,学习成绩又不是很好,的确是可怕。当时竟然会受到鼓励,让我觉得和别人平等地工作,你说我该怎么想?不过还是很自卑。就算是我现在再去找一份工作,就算是有人保举,我也担心自己是否可以被人接受。虽然在这里我觉得不比别人差,但是在 outer big world 谁知道呢。

当初选择这个工作,还因为我当初找过的一家 linux 公司,负责招聘的人对我说的话。我显然是不符合他们的要求了,但是他们在拒绝我的时候,给我讲了很多。我记不清讲了哪些,然而我看到了我的能力与做 linux 的需求的差距。我在很多地方看过招聘 linux 职位的要求,都很高,我不甘心像一个 sysadmin 一样玩 linux,但是要我去用它工作,好像有点难呢。

当初选择这个工作,还因为导师黄sir的一番话。他说,喜欢这个很好,但是应该想得开一点,见识下win32的技术有好处。我想我会永远记住这些话,因为很少能听到老师们的指点。

还有,当然是很简单的原因,win32 下面的程序员会有很多事情做,又简单。如果做 linux,哪里有那么多公司可以选择呢,哪里有那么多的收入水平可以参考呢。这是从经济和直觉上做出的判断。

今时今日,考虑这件事,我还是要把这些理由翻来覆去的看一遍。老实说,虽然 linux 有了很大进步,然而还是让人觉得不适合作为职业的选择。至少对我这样平庸的人来说,是这样。

那天对 zhlly 说,要容忍公司里的人。公司里必须有 80% 的人是主要的工作力量,即使平庸也无所谓,并且最好是平庸一些。你要是觉得那样不好,那么你应该是属于剩下的 20%。我不知道她现在是怎么想。不过,可以看出,即使作为管理者,我也是个平庸的管理者。

近期看来,在这里,最后的高度也许是成为“交叉型人才”,懂两样东西,然后合起来做。然而总觉得不够。还有,和李冬讲过,我要做的事情,包括做翻译。立功立德立言,中国人的传统,我抄个近道,把立功立言合在一起,也算是实现了我说的“独善其身”。他要做的事情很多,希望可以协助到他。

写着写着,变成了我的年终总结。和慧姐姐光辉的总结和宏伟的计划比,我还是垂头丧气的,我这一年都没有什么进步吗。想听高斯的意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