January 28th, 2008

fedora 蓝色小药丸

(no subject)

转一段话,百合上看的,龙应台?

民主是什么?民主就是发表了任何意见不怕有人秋后算账;民主就是权利被侵犯的时候可
以理直气壮地讨回,不管你是什么阶级什么身份;民主就是不必效忠任何党,不必讨好任
何人,也可以堂堂正正地过日子;民主就是打开电视不必忍受主播道德凛然地说谎;民主
就是不必为了保护孩子而训练他从小习惯谎言;民主就是享受各种自由而且知道那自由不
会突然被拿走,因为它不是赐予的;民主并非只是选举投票,它是生活方式,是思维方
式,是你每天呼吸的空气、举手投足的修养,个人回转的空间。



这段话说的好像不是民主,而是法制。法制要靠民主实现吗?现代化和宗教矛盾吗?每个
人的苦恼都应该有各自的解决办法,允许的解决办法越多,这个社会就越好,哪怕这些办
法包括暴力和其他非道德的东西?雪?

单就人际关系而言,是没法达到上面所讲的民主的。因为一样的原因,每个人都有弱点,
不管他人还是自己的弱点都会让上面的情景失败。我们要问的是,究竟民主对人的道德要
求高,还是共产主义?究竟哪个是幻想,哪个更容易见效?基于这些人和制度的弱点的分
析,社会主义初级阶段的要求是否容易在理解和实行上造成偏差?
fedora 蓝色小药丸

干坏事

今天在用 SAW 的命令行,干了一件坏事。

仓库里有个目录 A,几乎所有人的不需要编译的文件都扔在 A 里头。

我们在仓库里有个目录 B,为了做独立的产品,镜像了 A 的部分结构。比如说我们的文件 C 的路径是 $/B/A/C

我想删掉 C 于是 sawvcmd -prj $/ delete -file B/A/C

结果 A 被删掉了

然后,因为我不知道执行是这个结果,也没访问这个 A 目录,所以继续忙自己的事…… SAW 命令行程序的输出只能是 Completed 或者 Successful……

然后大家都开始大叫,代码哪儿去了!?

听他们喊我名字,喊了半天,再一看,才发现:

SAW 帮助文档里说,-file: A "/" separated list of valid Dynamsoft SAW for VSS files in the project specified by the -prj parameter。恰好我有删掉整个 A 的权限……


后来,有 admin VSS 的 leader A 执行了一下 recovery,没有 admin VSS 的 leader B 把本地文件导入 SAW,结果文件大概混起来了……

然后,build manager 又把 recovery 结果删掉,重新导入了按时间获取的代码(早晨 9:00 上班时的 label),通知大家今天的所有修改需要重新提交(此时已经是下午)

然后大家发现 file history 统统不见了……

不知道这件事该怎么负责,也没法解释说因为 SAW 命令行接口的设计太傻B了,大家也没有受过紧急情况训练,VSS 又不能保留所有历史……

(最后总结: -file 即使用 // 或者 \, \\ 都无法指定服务器端的文件夹。必须一次操作一个目录下的文件。我一次操作一个文件。所以,我的脚本那个慢啊……)

update: 另一位有 admin VSS 的 leader C 再次 recovery,看来 file history 也恢复了。Wish myself good luck!