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ay 19th, 2008

fedora 蓝色小药丸

前几天想起的

1. 对称的人

假定人可以变成对称的。偏好对称的面孔/身体是很多人的自然反应,也有这方面的文章。如何对称?手术,或者特殊的“外衣”。对称的效果?如果有两个心脏,而且肺叶不再是一边两个一边三个,那么人的反应能力肯定会更强,对各种腺体分泌的要求更高,承受能力也更好。心、肺、肾、脑的进步?然而消耗的能源会更多,促进这些器官的衰老。临时变成超人是不错的主意。

昨天夜里还提到一个话题:古人寿命十几二十多岁,现在期望寿命已然过百,然而器官没有进化,使用寿命究竟有多久?

2. 怀孕安全套

为了怀孕准备的安全套,包括电子芯片,可以做过滤处理,在最初时只放过健康的精子,也可以做阈值或者期望值的处理,以及为此所做的数据的收集。

这个听起来蛮好实现的,也足够荒诞 ;)

3. 衰老时的选择

a. 返老还童,一次性的时间倒流药品
b. 可以重复使用的笔,记下历史
c. 可以重复使用的尺,记下探索路程

这些人走到了他们的尽头,只见到了这样的选项。时间,每个人都在同一条时间长河里,然而让时间倒流的药品却只有一份。而实物形态的笔和尺,却可以每每常新。

昨天晚上还提到了树,每年都“从头活过一次”,树的寿命可以到千年。人怎么样才能从头活过?

张丽说爱因斯坦认为专心思考的大脑不会疲劳,人需要睡觉是因为没法专心,大脑很容易疲劳。这是张乐同学说自己每天凌晨四点睡觉,引发的话题。

哦,还有,如果人成为对称的,就可以像猫头鹰一样,像海豚一样,轮流休息了。
fedora 蓝色小药丸

深圳 LUG 用户聚会 2008-05-18


主题 聚会完毕
邮送域 gmail.com


加上我,一共八个人。聚会地点是购物公园的"奥斯陆"酒吧,只有 zhllg 喝了酒,大家都比较拘束,也没有重要的话题,大都聊聊近况。

DNA24 带了本本,现场装了一次 Fedora 9 (x86_64),安装结果不尽人意,没有 ATI 的显卡驱动,也没有无线网卡的
firmware。安装时没有选择输入法,我试了好久 createrepo 命令的用法,想根据光盘建立 yum 仓库,但是没有成功。

e2002 随身携带安装了 Kubuntu 的移动硬盘,演示了 KDE 4。

还有补充吗?



参与者:me, zhllg, OceanBoo, j yh, Sophy, DNA24, rae, e2002


这次聚会

a. 准备工作 80 分(光盘,资料打印,时间,通知,统计等。还有选择伙伴帮忙。只有地点不尽人意:酒吧室内八人座位较为逼仄,三点后客人渐多渐嘈杂。)
b. 待人接物 0 分(指引地点不清楚,初次见面不知道如何打招呼和介绍,提前离开的处理,聚会结束的处理。语言和行止都完全不赶趟。结账的处理。)
c. 内容 0 分(完全没有像样的内容,不主动介绍 Fedora 9 的内容。即使按照打印的资料,分项介绍也好。并不是所有人对 Fedora 9 这些内容感兴趣,然而没有任何内容使聚会没有意义,很无趣。从主动起讲引出更多内容,而不是等待内容出现更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