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ay 25th, 2008

fedora 蓝色小药丸

又一次分手

张丽说,我们分了吧。我说,嗯。

这次她终于成功了,说完我又后悔了,我希望将来她还可以给我优先选择的权力,真是开玩笑。

我举目无亲。这时候谁也不能帮到我,去劝劝她,或者来劝劝我。多么悲惨的两个人。而且我可以写博客,也乐于告诉所有关心的人是怎么了,而她这两样都不会做。结果差不多,一样的孤独罢了,没有人会是我的良药,也没有人是她的。多么嘲笑和讽刺的生活。多么容易变坏的世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