Yuan Yijun (bbbush) wrote,
Yuan Yijun
bbbush

zz:通货新论

周末在图书馆看到 马寅初 的 《通货新论》,觉得可以先看看,因为货币这方面一直不开窍,另一本书总是看不懂。比较喜欢前言里 开门见山 的笔法,而且句子相当有气势!

http://www.cp.com.cn/scrp/bookdetail.cfm?iBookNo=4511&sYc=1-1



自  序

  中国战后经济问题之解决,必自解决通货问题始,盖通货问题,乃各种经济问题之根本所在,如救济难民,遣散军队,修理已破坏之路线,重建已毁灭之房屋,诸如此类,非钱莫办。至于心理,伦理,社会,政治与经济种种建设,根本无从着手。若徒靠发行纸币,则通货益乱。故欲谈建设,非单靠自身之能力所能奏效,势非借用外资不可。环顾世界,其能大量投资于我国者,其惟美国乎!英国自顾不暇,遑论投资。顾美国愿否投资,必视中国之通货稳定与否以为衡。欲求通货之稳定自以调整为当务之急,即政府欲举内债,亦必自调整始。可知中国战后,无论对内对外,不言建设则已,如言建设,必以通货为第一着。调整之方法甚多,而第一次欧洲大战后,各国调整币制之方策,足供吾人之参考者,皆于本书中加以检讨。不特此也,第一次欧战之前为金本位全盛时代,欧战之后为纸本位试行时代。昔日若干货币学说有适合于金本位而不适用于纸本位者,如金银之自动调节作用之说;亦有于金本位时代已存在而无人加以讨论,直至纸本位时代始风行一时者,如购买力平价之说;亦有在金本位之下博得多数学者之颂扬,而在纸本位之下大受批评者,如货币数量说;亦有在金本位时期尚未孕育而在纸本位时期应运而生者,如外汇平准基金之说。此种基金,顾名思义,系一种平准外汇价格的基金,目的在使英国金本位放弃后的纸币之对外价值(即所谓外价)稳定于某种水准,短期中不致发生大变化。故外汇平准基金之学说产生于纸本位时期,为第一次大战前所未闻者。
  又今日论坛上所讨论之稳定汇价与稳定物价,亦为第一次大战后所发生之问题。有一派学者以为二者不能同时兼顾。为国家经济着想,与其牺牲国内物价之安定,不如牺牲汇价之安定。现在中国亦有此二派思想,孰是孰非,亦当加以检讨。即与稳定汇价连带发生之期货汇兑(Forward Exchange)为今日英美各大银行所锐意经营而为利润之一大来源者,其在战后发展之速,远非战前可比。此外各国整理货币之方法与步骤,亦当认为战后之新发明,可为我国将来调整币制之借鉴。本书之用意,在将第一次大战后所发明之各种新学说,凡可为中国将来整理通货之理论的根据,与大战后各国调整通货之种种方法与步骤,凡可为中国整理通货之经验的根据者,著成专书,对于当前的大时代,作一涓埃的贡献,庶几日后之政治家、国民大会代表、立法院委员、经济学者、以及工商界领袖、金融界巨子,凡对于通货问题有兴趣者,或与通货问题有利害之关系者,皆可以此书作参考之资料,而青年学生以及服务于工商业者,亦可从此书得一最基本之知识。至于我国法币自七七以来之一切经过情形,一般人士皆已明了,本书不加以详细讨论。至法币政策成立时之理论与经过,可参考拙著《新金融政策》。此书脱稿后,曾请重庆大学商学院院长刘大钧先生评阅,兹遵照其所指示,将原第二十三章“第一次大战后马克何以崩溃”删去,将第二十四章改为第二十三章,第二十五章改为第二十四章,特志数语致谢。本书行文简括,理论主明晰,惟限于篇幅,挂一漏万,在所不免,希望海内贤达不吝指教。

                  民国三十三年二月马寅初序于重庆歌乐山



而且,马寅初先生竟然是做了这些研究分析的。只记得他是提人口论的,就太过分了。
Tags: 转载
Subscribe
  • Post a new comment

    Error

    Anonymous comments are disabled in this journal

    default userpic

    Your reply will be screened

    Your IP address will be recorded 

  • 0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