Yuan Yijun (bbbush) wrote,
Yuan Yijun
bbbush

  • Mood:
  • Music:

20051104

王怡

Modular X


王怡
昨天晚上,令人无限崇拜的王怡前辈请客吃饭了。三桌子人,一桌六百的标准,除了她之外都是男同胞,除了五个 QA 之外都是程序员。如果另一个组的程序员也过来,也许还需要三桌子吧。我们一桌子冷清一点,大家没什么话题 :( 那一桌挤满了 bloomer,翔,就热闹多了。
怎么发现我一句话都说不出来了呢,我没喝多少,因为肚子不舒服。可是我怎么面对她的时候,舌头在打结呢?
她是一位和蔼可亲的人。当初招聘过程中,她和另外两位女士到我们系去的。面试的时候,面对那位技术考官的问题,我想我一个完整答对的都没有,然而面对她的时候,就觉得很放松,即使无法录取,可以和她说话也是很快活的事情。她让我想起了家里的老娘,因为她们都是一样的年纪,一样的装扮,也许经历也差不多吧,当然不是说老娘也能和她一样读大学,出国,并且她看来要更年轻些。
期待有一天可以请她吃饭。


昨天再次故意把手机扔在办公室,因为吃饭时候不应该带手机。忽略了闹钟的问题,以至于早晨起得太早了。
早晨不知道是什么钟点。看外面是亮的,心里想着就是迟到我也要洗澡,于是洗完了看两眼书,象平时每天那样。发现 Item19 恢复了二流教材应有的水准。为什么 Item18 那样出色呢,也许因为里面提到了两个模式。pattern 这个词自从无限崇拜的 mxx 老师详细讲解了一个学期 OOP 之后,觉得确实是容易掌握。如果这本书充满了 pattern 多好,那么我可以更容易的应用它们,更容易的长经验值,更容易的做一个工匠。基础知识,其他的 Items 都是基础知识。
虽然很放心的出了门,走在路上才有点急了,现在究竟是七点,八点还是十点?走到公司,八点整。那么出门时候应该是七点二十吧。
昨晚上听几位邻居聊天,提到了工作的事情,原来有的在百佳,有的在茂业,都是超市商场的工作人员。另一位则是在一个很差的企业里?总之大家都不容易。还有,他们提到了搬家,但是没有听明白。难道新一届深圳政府的施政力度这么大,岗厦村说拆就要拆了?
昨天听谢君英说,关外的程序员的简历都是那个那个样子,精通xxx,精通xxx,写得好长好长,然后要求:每月 800 元包吃住。我想这样的简历我可以预备几份。不好好干活儿,我就是那个下场,就得用上。另外,也做个威慑。座右铭。



Modular X 是最近 xorg-x11 搞的拆分的东西。把 OOo 2.0 也拆分一下下,然后象 M$ 一样提供在线安装程序,只要下载很少的东西,那该有多好。
fedora-devel 邮件列表里面多了好多好文章,都是介绍大家会遇到什么样的麻烦事情。还好我不是开发者,我只是旁观潜水~~ 可是参与应付这种问题该多有意思阿。。。。

周末的任务,首先是处理 install-guide 的翻译,然后是准备 rpm-guide 的翻译工作。也许不是很难。比较纳闷的是 fedora trans 有两部分,应用程序的翻译是 Sarah Wang 统筹全局,倒像是 Funda Wang 的亲戚一样。想想中国人在 fedora 和 Mandrake 两个著名的发行版里面协调着翻译者,多自豪!可是我要做的翻译是文档,和 Sarah Wang 就不怎么搭边了。周末考虑加入她的组。


Tags: 流水账
Subscribe
  • Post a new comment

    Error

    Anonymous comments are disabled in this journal

    default userpic

    Your reply will be screened

    Your IP address will be recorded 

  • 0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