Yuan Yijun (bbbush) wrote,
Yuan Yijun
bbbush

  • Mood:

转载她的文章,我想很多人都会喜欢

作 者: freetea
时 间: Mon Sep 12 20:09:06 2005 

                                  风的颜色

每次都是盼望了好久才能回到家。我这个人比较奇怪,在学校待久了通常就不想回家了,
要不就是在家待久了就又不想回学校。也不能算是懒惰吧,但是明显的在学校的生活更加
充实一些,在家的生活要更为慵懒一些,各有各的好处。只是时间一久,所有的生活便会
趋于平淡,天地大同。而我这么一个喜欢淡然安稳生活的人,自然就会进一步的沉迷进去


家里面的样子变化不大,一切都还是老样子,老的房子,老的院子,人也照常的快乐行走
。在家的时候可真谓风平浪静,慢悠悠的生活,什么都不用操心。我自然是不用操心,什
么事情都由老娘安排好了,只需要坐着等现成。不需说,老娘见到我回来,激动的跟什么
似的,讲话也常常的眉飞色舞,不停的问我都要吃些什么。我原来老早就讲过,偶是偶娘
的小宝贝,看我看的比自己的老命还重要,我要是有个风吹草动,她不急得火烧眉毛才怪


到家里照旧是绿油油得一片,还是满眼的玉米,老妈也是和往年一样种了好几茬,这样的
话一茬长老了,另一茬还是嫩嫩的,为的是让我随时都能有嫩玉米可以吃,偶娘为了让我
过得恣意真是想尽了方法。然后偶一回来,偶娘就悄悄的跟我说,在那一片玉米中藏着一
棵桃树,上面接了好多的桃子,就等着我回来吃了。我心下晓得是前两年的那棵桃树,去
年已经接了一个桃子,全身都是青色的,看上去笨笨的像木桃,但是因为长够了日子,所
以味道特别的鲜美,咬一口下去,整张嘴巴都是桃子的鲜味。今年那棵树开始全面的生长
,接了满树都是,而且各个都是水灵水灵的,红红的显示着太阳的光耀。老娘自然是又是
舍不得吃的,而且要严加看管,避免不懂事的小孩子前来捣乱,专门是等我回家了一个人
吃的。而且老娘讲,为了保密,现在院子里谁都不让来,真是费劲苦心啊。当然没几天上
面的桃子就被我摘的剩稀稀落落的了,后来有个很讨厌的人过来摘了几个,偶娘一气之下
就全部摘完,放在屋子里等着我吃。

小小的院子了自然是不会寂寞的,还有很多能吃的,枣树上的枣在我回家的时候便开始逐
步的发白染红,于是像我这样的馋猫自然是每天都要拿着竹竿敲下来几个来吃,脆脆的甜
甜的,比起街上超市里卖的那种大枣不知道要好多少倍。返校后在一家大的超市里见过类
似的枣子,标明冬枣,竟然要,卖到13块一斤,看来我在家还真是赚了。其实那棵枣树也
都很有点年纪了,所以接的枣并不多,而且那些提前红的多半也都是有伤疤的,不过偶照
例还是吃的津津有味,一直吃到了离家的前一天,老娘把树上所有的红枣都打下来了,看
着我全部吃完才罢休。然后还有满院子的丝瓜苦瓜冬瓜南瓜交织在一起,丝瓜不仅自家吃
,而且多了还拿去卖。偶娘每天一件开心的事就是跑去卖丝瓜,拎着三五根过去,不多时
换回三两块钱归来,她便满开心的。所以我每天有一件事要做就是爬高上低的找丝瓜,而
且常常只要一天不找,下次便能找出一篮子一篮子的丝瓜,那么多得话,想去卖就困难了
。温度赶着的,只要天气好,丝瓜的繁殖能力还真是强。当然有好多还是当时找不到的,
等到发现的时候已经有棒槌粗了,于是就要赶紧的摘下来,能卖就卖,不能卖就自己吃,
当然要是实在是太老,就留下来做种子了。丝瓜的用处还是很多的,本身就可以入药,其
穰还可以用来洗碗什么的。后来听偶学姐说吃丝瓜细腰呢,于是我便觉得自己又赚了,因
为假期里吃了好多啊,其实那些很粗的丝瓜吃起来也是满好的,跟嫩的细的丝瓜是一样的
,只是需要刮皮,要不就会有一层硬硬的外壳,吃起来不爽,好在我家里有一把现成的刮
皮刀,用起来很方便的,三下五除二就刮好了。苦瓜是特意给我种的,味苦,性凉,降火
,主要是怕我在家大鱼大肉的上火吧。还好我也喜欢吃,所以每顿饭也必然少不了的苦瓜
炒肉片,而且肯定是给我一个人单独吃的。

南瓜么,因为我喜欢吃,妈妈便去种,也不管是不是已经长熟,只要我想吃,便摘来蒸,
下面常常还煮着玉米,熟的时候闻闻味道便香飘百里,我常常是迫不及待的拿了热气直冒
的就往嘴里塞,常烫的不住的换气,妈妈便在旁边喊慢点慢点,没人跟你强。由此可见我
在家中的地位,所有的好东西都是给我先吃的,只有我吃不下了,或者实在是很多,老娘
才肯吃。南瓜味甜,面面的,玉米嚼起来很香,很是可心。我家种的是那种黑黑的皮,长
的长长的那种南瓜,味道很甜,很适合放在汤里面煮。好像有一棵是那种花皮的,也就是
深黄的那种颜色,不过很难吃,一点味道都没有,然后只能用来炒菜,但是炒出来的菜也
是很难吃的。冬瓜么,老娘整天念叨着药给我熬冬瓜汤喝,并且摘了一个很大的冬瓜在那
里放着,无奈我不喜欢吃,就只好一直放着了,就等我回宁,然后她们再吃了。于是那些
冬瓜就在那里大大小小的长着,还给人偷走了两个。其实在家里我还是满挑剔的,米饭不
吃,面条不吃,于是妈妈就顿顿熬粥给我喝,简单的鸡蛋甜汤,要不就是南瓜玉米糁,还
有麦仁汤,然后吃馒头吃菜,我都喜欢的不得了。其实我的饭也满好做的,一天三顿都是
这些,别的东西都不肯吃,就去王玉家的时候,阿姨给我做的卤面吃的我很尽兴,此外还
偿了顿烩面。加上一句,那些玉米糁也是我家院子里的玉米制成的,收获的玉米并不多,
但是也有百十来斤,全部手工掰的,手工剥子,然后在晒干,拿出一部分拉成玉米糁,新
鲜的玉米糁,香气扑鼻。

老妈今年种的番茄好像没有接,还是院子里的泥土不是太肥吧,其实小小的院子里还真是
充分利用了,种了茄子,韭菜,辣椒,花生,小葱,空心菜,雪里红,随便种一点都是吃
不完的,于是老妈都拿去卖了,今年的雪里红还卖了十块钱了。在我走之前,那片原来种
雪里红的地方已经撒上了上海青的种子,而另外一个角落里种的萝卜也都长了老高了。花
生我走的时候才刚刚开花而已,所以没有赶上,要不一准又是我去扫荡一空啊。唯一的遗
憾是今年没有种红薯,这边是叫做山芋的,不过在我走之前,家人特意给我买了一根来做
红薯甜汤,我是喝了才走的。去年家里的葡萄还接了呢,不过今年为了不让它影响瓜类的
生长就砍掉了,剩下些矮矮的枝慢慢的延伸。突然想起来,院子里的香椿也长了好大了呢
,原来回家的时候老妈总是会给我做香椿炒鸡蛋的,有很独特的香味,喜欢的人很喜欢,
不喜欢的人是一口都不会吃,不过我是属于喜欢的那个范围。一般来说香椿是要在春天吃
才好的,那个时候的叶子比较鲜嫩,但是我回家的不是时候,老妈就转找叶子的尖来炒菜
。对了,还有木耳,别家吃的都是从超市买回来的干木耳,我家的可是新鲜现成的,每逢
下雨,院子里的树疙瘩上就长满了密密麻麻的木耳,摘下来,用水清洗,吃起来真是爽啊
。还有他们从地里面随便采回来的小蘑菇,也是味道鲜美的。

在家经常吃的菜还有小白菜和上海青,还有莜麦菜。然后他们有时候会上街买些土豆,洋
葱什么的,用来搭配。家里的鸡蛋是不会断的,我在家的话肉类就更不会断了,而且要花
样翻新,各种各样的肉都有。老妈比较擅长蒸菜,也是我很喜欢吃的。去地里拔些莜麦菜
回来拌上面上锅蒸熟,用蒜汁调匀,别提多好吃了,而且还清凉拜火。不过我更喜欢的是
用渠渠芽蒸的,而且尽量要拌的面粉多一点,也为了这个,老妈还特意大早上出去给我找
渠渠芽,也满难为她的,大早上在地里跑来跑去,而且那些渠渠芽都老了还要掐那些尖尖
才好。这些都是味道偏苦,但吃起来很爽口拜火的。我还特意让偶娘教了偶怎么蒸菜的,
呵呵,偶这种天生的美食家,没说的。

在家里,我每天除了开车便都不肯出门的,天气一直都很好,丝瓜冬瓜的花一层一层的,
蜜蜂什么的也都是飞来飞去。妈妈便经常的叫我到外面透透气,怕我闷坏了。其实在家的
日子真是满逍遥的,尽顾着自在了。外边有时会有风起来,这时斑驳的枣树的影子便在下
面晒的玉米粒上晃动起来。金灿灿的花朵,碧绿的叶子,红的桃子,白的苦瓜,青的小葱
,整个院子便显得缤纷起来。而那些路过的风,便也会感染了这样或者那样的颜色,吹在
身上都是惬意的。风的颜色是喧嚣的,也是平静的,大片大片的渲染着秋天的气息;风的
颜色是张扬的,也是润和的,不知疲倦的传达着丰收的喜悦。如果有可能,我真的想留住
这样的风,这样的翩翩走过,而留下希望的风。

本来这篇应该在暑假里写的,但是假期里我尽顾着玩了,每次打开电脑都是一拖再拖,迟
迟不肯下手,偶是指下手敲字,所以只得拖到了现在。今天也正好是教师节,也是偶妈妈
的节日,祝愿她常常开心,年年有余了,人老了,愿望也少,只是希望她能够平安喽,希
望她时时都能幸福吧。

                                                      2005-9-10
Tags: , 转载
Subscribe
  • Post a new comment

    Error

    Anonymous comments are disabled in this journal

    default userpic

    Your reply will be screened

    Your IP address will be recorded 

  • 0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