Yuan Yijun (bbbush) wrote,
Yuan Yijun
bbbush

zz:天涯文章(续)和另三篇草莓链接的文章



  九、结语
  
    回顾历史,毛泽东时代中国在西藏的主权之所以稳定,关键一点就在于把一体的藏民族分化成了对立阶级,从而打破了民族隔阂,使占人口多数的底层藏人成为中国 共产党的同盟。而做到这一点的前提,又在于毛泽东的体系能够与西藏传统宗教进行置换,从而才使底层藏人敢于与其束缚性甚强的传统进行决裂。
  
    邓小平时代放弃了阶级路线,恢复了西藏传统宗教,重新实行对上层的“统战”,一方面大大改善了藏人的生存状态,另一方面也就失去了对藏民族的分化,使其重 归一体。此时若是中国仍然象过去那样保持着封闭,藏民族的重归一体可能也无问题,因为毛泽东时代已经使西藏社会发生了很多变化,不会简单地重复过去。但问 题就在于邓小平时代的中国已经对外开放,国际条件、西方态度、苏联解体等都会成为对西藏影响至关重大的因素。而放弃阶级斗争,又没有一种新的意识形态进行 替代,让出的空间就只能被西藏传统宗教和现代民族主义占领。当年之所以从“统战”路线转到阶级路线,就是因为宗教和民族两面旗只由民族上层掌握,外族人插 不进手。而现在,掌握着宗教和民族两面旗的恰恰是达赖喇嘛。宗教上,他有最高精神领袖的天然地位,民族主义方面,他也是国际公认的藏民族象征。当藏民族重 新在宗教和民族之旗下凝聚为一体时,藏人内部能够对抗他的力量是基本不存在的。
  
   无疑,从这个角度进行的讨论不意味不该改革。无论从道义还是从必然性上,改革都是完全需要的,而且也不可能做到在中国的整体改革中只有西藏继续保持毛泽东 的一套。毛时代有其特殊条件,是别的时代不可模仿的。导致毛当年“成功”的条件如今既不可复制,也不会再现。因此,解决西藏问题,必须要寻找新的思路。
  
  1998年12月 北京
  
  1 从1727年(雍正五年)开始,清朝开始向西藏派驻“驻藏大臣”,到辛亥革命185年间,共任命正副大臣173任次135人(有人被任命两次,其中23人因不同原因没有到任)
  2 《联豫驻藏奏稿》,西藏人民出版社,1979年,页89。
  3 最后一任驻藏大臣联豫,在其奏稿里这样谈到当时译员的情况:“汉人之能解藏文者,奴才衙门中,不过一二人,藏人之能识汉字者,则犹未一见”。
  4 《卫藏通志》卷九,页315。
  5恰白.次旦平措等所著的《西藏通史──松石宝串》(西藏古籍出版社,1996年)779-786页载有全文。
   6 《二十九条章程》中有十八条是与驻藏大臣代表清廷在西藏拥有的权力有关。分别以一句话概括列出:第一条、认定包括达赖、班禅在内的西藏主要活佛转世灵童; 第二条、管理西藏的进出境;第三条、监督西藏造币;第五条、任命军官;第六条、藏军兵饷由驻藏大臣发放;第八条、审查达赖、班禅的收入和开支;第十条驻藏 大臣与达赖、班禅平等处理西藏行政,所有西藏僧俗皆需服从驻藏大臣;第十一条、任命西藏地方官员;第十三条、驻藏大臣每年两次出巡西藏各地及检阅军队;第 十四条、负责外交;第十五条、确定边界;第十八条、决定各寺院的活佛人选;第二十条、决定税收;第二十一条、决定免役;第二十二、二十三条、控制宗教界串 联交往;第二十四条、控制和提供交通条件;第二十五条、处置罪犯。
  7 丁实存,《清代驻藏大臣考》。
  8 《清季筹藏奏牍》第三册,《张荫棠奏牍》卷二 页17
  9 《联豫驻藏奏稿》,西藏人民出版社,1979年,页47、48。
  10 《联豫驻藏奏稿》,西藏人民出版社,1979年,页16。
   11 把《十七条协议》的每一条以一句话概括,为:一、西藏属于中国;二、西藏同意解放军进藏;三、西藏自治;四、西藏现行制度、达赖和各级官员的地位不变; 五、六、恢复班禅地位;七、维护西藏宗教;八、藏军改编为解放军;九、发展西藏教育;十、改善西藏人民生活;十一、中国不强迫西藏改革;十二、对西藏官员 不究既往;十三、进藏解放军遵守军纪;十四、中国掌管西藏外交;十五、中国在西藏设立军政委员会和军区司令部;十六、中国担负其在西藏所需的经费;十七、 协议于签字盖章后立即生效。
  12 相当于县。
  13 陈竞波,《西藏统一战线工作的历程》,载《西藏文史资料选集.纪念西藏和平解放四十周年专辑》,西藏自治区文史资料委员会编,1991年,页121。
  14 陈竞波,《西藏统一战线工作的历程》,载《西藏文史资料选集.纪念西藏和平解放四十周年专辑》,西藏自治区文史资料委员会编,1991年,页120。
  15 赵慎应,《中央驻藏代表──张经武》,西藏人民出版社,1995年,页109。
   16 随十八军进藏的记者赵慎应对当时张经武护送达赖的情况有这样一段记述:“到达泊龙泥石流塌方地段,筑路部队在三、四百米长的泥石流区的山坡上,布置了一个 连的战士,一步一岗,两步一哨,手持红旗,在泥石流随时都可能爆发的一面山坡上,硬是人挨人地筑成一道人墙,保护达赖喇嘛顺利通过。当大队人马通过山石不 平的泥石流区时,年已半百的老将军、中央驻藏代表张经武走在年轻的达赖喇嘛左边靠山一侧,保护着、搀扶着年轻的达赖喇嘛,张经武的副官李天柱,也不停地跑 前跑后,忙着帮助搀扶达赖,他们紧张而又小心地一步步走过了乱石隘路。”
  17 在吉柚权的《西藏平叛纪实》(西藏人民出版社,1993年)中描述邓小平当时有些夸张地指示西藏工委联络部长徐淡庐:“达赖、班禅住的这两个地方,如果有一个苍蝇飞进来由你负责。”
  18 《新华月报》,1952年12月号,页11。
  19 西藏自治区党史资料征集委员会编,《西藏革命史》,西藏人民出版社,1991年,页103。
  20 《中共西藏党史大事记》
  21 西藏自治区党史资料征集委员会编,《西藏革命史》,西藏人民出版社,1991年,页106;赵慎应,《中央驻藏代表──张经武》,西藏人民出版社,1995年,页126。
  22 达赖喇嘛,《流亡中的自在:达赖喇嘛自传》,台湾联经出版事业公司,1990年,页143。
  23 吉柚权,《白雪——解放西藏纪实》 ,中国物资出版社,1993年,页476
  24 谭.戈伦夫(A.Tom Grunfeld),《现代西藏的诞生》,中国藏学出版社,1990年,页220
  25 谭.戈伦夫(A.Tom Grunfeld),《现代西藏的诞生》,中国藏学出版社,1990年,页188
  26 西藏自治区党委宣传部编 《中央和中央领导同志关于西藏民族问题的部分论述》
  27 《西藏的民主改革》,西藏人民出版社,1995年,页314-315。
  28 《西藏的民主改革》,西藏人民出版社,1995年,页310。
  29 《西藏的民主改革》,西藏人民出版社,1995年,页26。
  30 《西藏的民主改革》,西藏人民出版社,1995年,页333。
  31 图齐等,《西藏和蒙古的宗教》,天津古籍出版社,1989年,页218。
   32 西藏宗教一个奇特之处也证实以上的结论:它的神在很多情况下都显得极为狰狞。尽管那些神并非恶神,他们的形象却往往总是青面獠牙,怒目圆睁,手里拿着数不 清的凶器,脚下踩着受尽折磨的尸骨。例如观世音菩萨,在内地佛教中是以极美女性的形象出现,在西藏宗教中,却往往被表现为被称作“贡保”的凶相──一个黑 色巨人,一手拿着个头颅,脖子上挂着一串骷髅头做的项链,脚踏一具死尸。在五世达赖喇嘛所著《西藏王臣记》中,负有在西藏兴佛教之使命的第一位藏王,其形 象是“长有往下深陷的眼皮,翠绿色的眉毛,口中绕列着螺状形的牙齿,如轮支那样的手臂”。这种足以让人望而生畏的神,在藏人的审美意识中,显然代表着威 严、强大、无所不能和说一不二。正因为他们能以恐怖主持世间事物和裁决正义,因而才更值得信赖。
  33 “汉蒙藏对话——民族问题座谈会”纪要,《北京之春》电子版54期。
  34 梅.戈德斯坦 《喇嘛王国的覆灭》 页23
  35 李安宅,《李安宅藏学论文选》,中国藏学出版社,1992年,页270。
  36 同样是佛教居支配地位的泰国,出家为僧者只占男性总数的1%-2%
  37 拉巴次仁、罗布次仁 《宗教、历史与民族精神》 载《西藏青年论文选》 页232
  38Pierre-Antoine Donnet:《西藏生与死──雪域的民族主义》,时报文化出版企业有限公司,1994年,页130。
   39 西藏军区阿里军分区1975年编的一份宣传材料上,有一篇表扬改则县中队“平叛”事迹的文章。其中所提到的“叛乱”,有的是提出“要三自一包”;有的是保 被罢官的中共干部;还有的是成立“造反组织”。(《世界屋脊上的英雄战士》,中国人民解放军西藏军区阿里军分区编,1975年,页112-121)
  40 《全区落实政策工作会议纪要》,载《西藏自治区重要文件选编》(上),中共西藏自治区委员会政策研究室编,页121。
  41 谭.戈伦夫,《现代西藏的诞生》,中国藏学出版社,1990年,页277。
  42 《西藏大事辑录.1949年—1985年》,西藏农牧学院马列教研室与西藏自治区党校理论研究室合编,1986年,页268。
  43 《西藏大事辑录.1949年—1985年》,西藏农牧学院马列教研室与西藏自治区党校理论研究室合编,1986年,页288。
  44 《西藏大事辑录.1949年—1985年》,西藏农牧学院马列教研室与西藏自治区党校理论研究室合编,1986年,页390。
  45 《西藏自治区重要文件选编》(上),中共西藏自治区委员会政策研究室编,页212。
  46 郭锡兰1980年6月3日在党委二届五次会议上的讲话,载《西藏自治区重要文件选编》(上),中共西藏自治区委员会政策研究室编,页97。
  47 中共西藏自治区委员会政策研究室编 《西藏自治区重要文件选编》页15-32
  48 《西藏统计年鉴.1994年》,中国统计出版社,页90,109;《西藏自治区基本情况手册》,中共西藏自治区党委办公厅政研室编,表4-15、4-16。
  49 中共西藏自治区委员会政策研究室编 《西藏自治区重要文件选编》页3-4
  50 中共西藏自治区委员会政策研究室编 《西藏自治区重要文件选编》 页21
  51 中共西藏自治区委员会政策研究室编 《西藏自治区贯彻一九八四年中共中央书记处召开的西藏工作座谈会精神文件选编》(第二集)页89
  52 黄慕松在他的进藏日记中有这样一段:“余意政府整理佛教,必先令高僧转世之小童,学习汉文,成年时考试及格,始准其承袭,斯亦统治上之要道欤。”(《使藏纪程》页50)
  53 中共西藏自治区委员会政策研究室编 《西藏自治区重要文件选编》页29-30
  54 中共西藏自治区委员会政策研究室编 《西藏自治区重要文件选编》 页29
  55 《西藏自治区党委、自治区人民政府关于大批调出进藏干部、工人的请示报告》,见中共西藏自治区委员会政策研究室编《西藏自治区重要文件选编》(上),页51。
  56 《当代中国西藏人口》,中国藏学出版社,1992年,页200。
  57 张仕荣,《西藏少数民族干部队伍宏观管理初探》,见《西藏青年论文选》 页161。
  58 《当代中国西藏人口》,中国藏学出版社,1992年,页342。
  59 《西藏统计年鉴.1995年》,中国统计出版社,页178。
  60 孙勇等,《西藏经济社会发展简明史稿》,西藏人民出版社,1994年,页122。
  61 刘伟,《西藏的脚步声》,西藏人民出版社,1994年,页194,253。
  62 中共西藏自治区委员会政策研究室编 《西藏自治区贯彻一九八四年中共中央书记处召开的西藏工作座谈会精神文件选编》(第一集)页20
  63 白玛朗杰 《现阶段西藏宗教的地位和作用》 见《西藏青年论文选》页207。
   64 《人民日报》驻西藏记者刘伟在他的《拉萨骚乱纪实》记录了一些拉萨人的在89年拉萨骚乱后的看法,其中有这样的言论:“政府应该反省一下自己的工作,反省 一下西藏的政策。笑脸总对着上层人士,老百姓的苦处很少有领导来过问,寒了群众心。”“现在是闹事的人不孤立,孤立的是我们干部,在社会上孤立,在家里也 孤立。你们问为什么?有些群众说,共产党变了,五十年代要我们,八十年代要贵族,有个说法,上层人士的石头和狗都落实了政策,而老百姓呢?退休的工人、干 部?没有钱,没有房子住。”
  65 M.C.戈德斯坦,《中国改革政策对西藏牧区的影响》,载《国外藏学译文集.第十辑》,西藏人民出版社,1993年,页366-367。
  


http://www.bigsound.org/portnoy/weblog/004250.html

關於西藏,我的看法

我 今天一整天沒出門,沒吃飯,就是因為我發覺我找不到真相,雖然我也從來不相信真有什麼真相,但是太多斷面的描述讓我對這件事情難以下任何判斷;我該相信歐 美大媒體描繪的景象嗎?我該信任只會跟隨歐美媒體的台灣媒體嗎?(我相信伊拉克戰爭已經讓很多人反省了這種事),我有可能相信在言論自由與人權價值上惡行 累累的中國官方說法嗎?我能相信部落客第一手拍攝的消息跟報導嗎?(這又分為歐美部落客跟中國部落客),當地人的說法又如何呢?我看見當地經商的漢人的說 法,但是我沒看見藏人的,只有透過海外藏人的轉述,而海外藏人的角色又是什麼?他們是怎麼獲得這些消息的?
當地的漢人數量早就超過藏人,彼此聯姻通婚商業往來也已經不稀奇,所以我們當真可以把這起事件看成是族群問題嗎?深深信奉達賴的藏民跟僧侶為甚麼會在達賴已經屢屢公開表示僅要求高度自治而不要求獨立之後,還拿著雪獅旗上街頭?(儘管我絕對支持西藏人民有表達政治意見的權利,而如今是被剝奪的)。
許多中國憤青跟台灣網友的說法多半是藉由擷取一部分的事件斷面來型塑有利於自己的論述。例如中國憤青馬上就把這件事牽扯到美帝陰謀或是歷史必然,好 像這樣就可以忽視藏民的人權跟吶喊,就可以因為中國幾千年歷史上哪次暴亂不死人而決定藏民的死活也只會是未來歷史的一個點;台灣網友分成兩派,一派馬上把 選舉跟西藏事件扯在一起,好像西藏人民被開槍射殺的最大價值是可以拿來替支持的候選人助選,另一派就是避不吭聲,完全不在乎這回事,好像自家候選人亟欲在 未來努力打交道的國家如今屠殺百姓就可以當作沒看見。
但其實兩方的共通點就是都從大一統觀念來看事情,當然,對自己有利的大一統。中國憤青傾向大一統不稀奇,台灣的大台灣意識卻很少人批評。我不曉得如 果今天是某一原住民族要宣佈獨立,台灣政府(不管民進黨還是國民黨)會幹出什麼好事。而事實上,當三鶯部落被拆除時,許多漢人認為這些原住民不知好歹的心 態,跟我現在看見的,許多中國網友認為西藏人民對於政府促進當地經濟發展、造橋鋪路「還有啥好不滿」的說法是如出一轍。
我想過要發起「台灣部落客支持藏民發聲」的線上運動,就算事件本身對我還是如此撲朔迷離,對人權跟自由的堅持卻沒什麼好模糊的。有意願討論相關事宜的朋友,請到Happy Mobs群組說說你的看法
以下轉載自Zola這篇文章中,Zola在迴響區貼上的轉載文,真實作者不詳。不過就我一整天到處找相關消息到現在,我認為是最貼近現實的說法;應該說,以我個人狹隘的知識跟生活在台灣的經驗來理解,我,我個人,認為這篇當中描述的現實最可信(但不等於我贊成他的看法)。
以下開始轉貼:
雖然我並沒有經常在西藏,但是斷斷續續也因為工作原因住了好幾年,很多藏區都去過。

我想先說一下,請博論的民運憤青們都先搞清楚,「藏獨」和「信奉達賴喇嘛」是完全不同的兩件事情。
  
達賴喇嘛,在藏傳佛教中的地位是崇高的,達賴喇嘛和班禪大師都是格魯派創始人宗喀巴大師的弟子,在藏族人民心目中的地位也是崇高的,這是幾百年來的傳統, 並不是因為第十四世達賴喇嘛涉及到「獨立」問題藏族人才那麼信奉他,而是從始至終都非常信奉他。這是西藏問題的關鍵,如果不理解這一點,什麼討論都會失去 公允性。

一 提起達賴喇嘛,幾乎所有的人都罵聲不絕,把他作為藏獨勢力的頭頭,但是達賴喇嘛自從70年代開始,就放棄了「獨立」這兩個字,而改用「高度自治」來作為他 的訴求。當然,作為政治人物來說,任何動作都可能隱藏著其他用意,憤青們當然可以理解為「見風使舵」之類的,但是,就我而言,我覺得他是一個相當偉大的 人。當80年代末,拉薩暴亂之後,政治局勢趨於穩定,西藏不會再出多大亂子,這時達賴喇嘛沒有必要一再讓步,因為很明顯,我國政府絕對不會放棄西藏地區的 控制權,他的任何「高度自治」的訴求明顯不會被接受,他大可以保持著受害者和諾貝爾和平獎獲得者的身份,在世界各地訪問講座,絲毫無損於他的名聲。但是近 年來,他連續多次嘗試和中央政府談判,希望能夠和平的解決西藏問題。就我個人認為,達賴喇嘛相當有誠意,為了自己的民族,一再的降低自己的底線,值得尊 敬。 說到這裡,也許有兄弟就會罵了,「我們把西藏管得好好的,他算什麼,能有多大影響?」
他有多大影響?我舉個例子,05-06年中國各大藏區開展了焚燒珍稀動物毛皮的行動,並不是政府組織的,而是自發的。為什麼?因為達賴喇嘛在印度的 法會上提到愈演愈烈的在藏裝上鑲嵌珍稀動物毛皮的行為,他表示很失望。結果,各藏區政府十幾年來屢禁不絕的珍稀動物毛皮走私活動銷聲匿跡,因為藏民都不穿 了,燒掉了。有個青海的官員私下哀嘆「我們嚴厲的法規和打擊行動,還頂不上達賴喇嘛一句話」。

以上是想說明,藏族的老百姓是多麼信奉達賴喇嘛,所以,他是解決西藏問題的關鍵。
  
而另一方面,幾乎全民信奉達賴喇嘛的藏族,有多少支持藏獨呢?

我敢肯定的說,沒有多少。

19年前拉薩發生了暴動,那時候政治局勢並不穩定,大批對政府不滿的老百姓被煽動起來鬧事。而這次,我認識的所有在拉薩的藏族朋友,沒有一個贊成那 些人的行為,經過19年的交融,大多數藏族漢族都深深地瞭解對方,很多藏族的朋友同事親人都是漢族,又怎麼會鬧得起來呢?誰不喜歡平靜的生活?只有極少數 對社會不滿的人,才會躲在陰暗的角落裡惡毒的煽動。當然我這麼說可能還有人不信,不信,,恩,你自己去西藏轉一轉,交些藏族朋友,就什麼都能感覺到了。
  
那麼還有人會問了,為什麼每年都有人逃去印度那邊,難道他們不是想獨立麼?我告訴你,沒錯兒,確實每年有幾百人跑去印度的達蘭薩拉,那裡號稱小拉薩。但 是,你們可以查一下,逃過去的人,是什麼人?有錢人?no no,幾乎都是窮人,僧侶,甚至有錢的僧侶都不會跑過去,為什麼?很簡單,好端端的日子放著不過,跑過去幹什麼?而據我所知,達蘭薩拉的日子也不好過,印 度人對藏族相當排擠,認為他們搶了自己的飯碗,絕大部分過去的人也只能靠出賣勞力生活,去年還有國際報導稱,國際社會給與西藏流亡政府的援助,貌似有一半 被噶廈的官員貪污掉了。
  
還有哥們問了,你說達賴喇嘛不提藏獨,怎麼有那麼多的「free tibet」的小旗子飛來飛去?因為在中國之外,還生活著100萬藏族,相當一部分都沒有工作,甚至連英語都勉勉強強,他們對漢族抱著巨大的敵意。很多激 進的團體甚至很早就提出了要進行恐怖活動。這種人,就是世界各地「藏獨」的主力,但是如果退一萬步講,真的「獨立」成功了,他們大多數人也不會放棄國外的 生活回去的。虛偽,我個人這樣形容他們。
  
提到貪污,也不能不提我們偉大的黨治下的西藏自治區政府,就全國範圍來說,沒有人比他們更貪了,看得我真是毛骨悚然。在內地也見過貪污的,還沒見過這麼囂 張這麼明目張膽的,現在基本全藏區所有的有利可圖的工程,你不塞個幾十萬是不行的,不論藏漢,貪得一個比一個厲害。我有幾個在林芝做工程的藏族朋友,前兩 年想組建個工程隊把林芝八一地區的機場工程拿下,後來一問,別的不要提,先給塞200萬再談,當時就放棄了。還有我親眼見到拉薩一個廳長,有人求他辦事, 拎了兩瓶人頭馬,結果人家還生氣了,氣得要死,說你拿這個算什麼,讓把酒放到引擎蓋上,給他的司機說,這種破玩意,你喝不喝?!很巧合,據說這幫碩鼠貪污 中央給西藏的撥款,也是一半,呵呵,莫非是官場通例不成?

就這麼個自治區政府,幾乎各級官員都不做實事,整天吃喝玩樂,貪污受賄,中央一個都不管,為什麼?只要你政治穩定,貪破天我們都不管。結果呢?這幾 年這幫龜孫子錢沒少貪,結果弄出這次的事情來。平時他們對於藏族的管理方法,只是一味的壓制,宗教方面更是壓得厲害,前年我去拉薩,聽說色拉寺僧人要修個 廁所,結果還要宗教口的領導批准。一個離拉薩有一百多公里縣裡的寺院,在一個山腳下,要在門口的空地上修個廚房,還要給宗教口的人打報告,結果還沒被批 准。這些行為大多數都是「援藏」幹部所為。本土的幹部呢,更是樂得逍遙,有事兒發生更好,只要能鎮壓住,發生越多對他們越有利。西藏解放後的那些元老,大 都退休了,賦閒在家,但是去年一聽說中央和達賴喇嘛特使談判,馬上跳腳的跳腳,鬧上吊的鬧上吊,有人還直接將中央的軍,說「達賴要是回來,我們馬上上山打 游擊去!」為什麼?因為如果達賴喇嘛真的能和中央達成一致,回到中國,那這些元老的子孫利益者們肯定大受損失。可以說,最不希望西藏問題和平解決的,就是 這幫盤踞在西藏的貪官們,他們最希望看到的就是西藏問題懸而不決,時不時有些小麻煩,中央不管,他們樂得做自己的土皇帝。受苦的還是老百姓。這次的暴動 中,那些藏族年輕人,也有相當一部分的因素是要發洩被壓制已久的憤怒。我認識的一位政協委員朋友昨天私下說,這次事件多多少少能夠讓中央警覺,西藏的官員 無能到什麼程度了。
  
而對於西藏的老百姓來說,他們肯定是希望達賴喇嘛能夠回來,但是絕大多數人也不會為了什麼虛無縹緲的「藏獨」去行動。而且中央最好能夠在達賴喇嘛的有生之 年解決西藏問題。根據藏傳佛教的規定,達賴喇嘛和班禪仁波切是互相認證的,即,一位圓寂了,另一位認證他的轉世,這樣互相認證。如果現在的達賴喇嘛去世 了,那麼在中央控制下的班禪仁波切再認證個新的達賴喇嘛,藏族肯定不承認。也許更多的抱怨和反抗就會發生。

也許有的哥們說了,反抗有毛用,殺光了算了。是的,也許在你來看,中國的500萬藏族還不如你今天的晚餐重要,但是你想像一下,當你是這500萬人中的一分子,你會有何感想?
  
對於今時今日的西藏,中央的政策是積極的,這也是愛藏人士和藏族所贊成的,然而在保存藏文化發展藏區經濟方面,要做的事情太多太多。
  
作為一個對藏族稍微瞭解一些的人,我只是胡亂說說自己的看法,並不準確,但是是我的心聲,西藏現在需要的,是健康的發展和對藏文化的保護,以及西藏問題的 和平解決,罈子裡這些喊打喊殺的兄弟,如果你們有一個真正的藏族朋友,也許你們就不會說那些話了,如果大家真的關心西藏,請你們多多瞭解西藏的歷史和現 狀,相信你們會愛上她的。

至於那些僅僅是用「西藏歷史問題」作為你們詆毀中國政府工具的所謂民主人士,你們還是哪兒涼快哪兒呆著去吧。

|







http://www.ylzx.co.uk/news/News_View.asp?NewsID=951

新闻 - 时评:西藏暴动的政治意义

时评:西藏暴动的政治意义

特约撰稿人 徐晓宏  
16/03/2008 00:19:35


2008年3月,拉萨。从第一个藏人捡起石块砸向平民商店、第一个藏人点燃火把烧向平民财物、第一个藏人伸出拳头挥向汉人平民的那一刻,至今为止西藏问题所累计的所有前提,其解决所面临的重重障碍,统统消散了。也就在这暴力迸发的一刻,西藏问题的新格局开始形成。
中国政府与达赖喇嘛、世俗权力与神圣权威、暴力机器与和平抗争、铁碗的中国主权和高尚的藏独运动,这种种不可解的二元逻辑,被彻底打破了。西藏问题,将真正成为一个政治问题。一旦成为政治问题,我们终究可以找到政治的办法来解决。
从70年代末以来,达赖喇嘛及其藏独运动在国际上逐渐吸引了一大批的追随者。这个现象与趋势背后,有许多客观的 历史背景。(1)在意识形态领域,60年代西方学生运动失败后的失落,使得许多左派走向对现代性的反动,就像他们的浪漫派祖先在十九世纪所做的那样。然 而,十九世纪的浪漫派们尚能在他们自己国家的大众身上找到灵感;一个多世纪的历史变幻,已经使得他们在二十世纪的后继者们再也找不到本土的灵感。他们必须 去那些异质的文明里面去寻找。而就此而言,西藏是地球上唯一一块似乎没有被西方现代性玷污的地方。它没有经历过本土的革命,没有战争,没有资本主义,没有 吵闹的资产阶级民主,有的是不变的历史,不变的神圣统治,不变的虔诚的人们。西藏的存在本身,似乎就给了这群人无限的希望。(2)在文化、宗教与学术领 域,多元化的深入,为达赖喇嘛在这些领域作为佛教代言人提供了制度性的基础。(3)在政治领域,卡特政府以来的人权政治、西德的和平攻势等变化,为达赖喇 嘛打开了巨大的政治空间,使得他可以把藏独的诉求巧妙地嫁接到西方当代政治演进中去。
比较而言,中共、中国政府、中国、中国人(在这个语境下,许多西方人往往认为这些词汇是可以相互置换的),却在 这段时间的西方概念中经历了完全相反的位移。在意识形态领域,本来就面临冷战思维歧视的中国,在左翼学生运动衰落、文革结束、资本主义经济全面引入的背景 下,在西方渐渐失去了最后的一批意识形态盟友。革命,资本主义,政治文明的欠开拓状态,这些都是西方现代性本有的经历,因此使得中国缺乏参与当代西方文 化、宗教与学术领域的对话和讨论的切入点。
迄今为止,中国主流的现代化思考,无论是民族国家的建构、革命的洗礼、自由经济的确立,还是当今的政治民主化,都是世俗化的走向;而晚近30年西方意识形态领域的去世俗化趋向,又从另一方面把中国的世俗化运动解读为不仅是世俗的,更是亵渎和污秽的。
正是这些背景,使得西藏问题在国际上不能成其为一个政治问题,一个像北爱尔兰或者魁北克那样的政治问题,而是一 个道德或者宗教问题。也正是在这些客观的历史背景之下,围绕着西藏问题形成了上述不可解的二元逻辑:达赖喇嘛的一方掌握了全部的道德、宗教和文化优势,而 中国政府的一方却拥有全部的铁的权力。双方完全在不同的现实层面上作战。因此,达赖喇嘛与中国政府之间的谈判,由于双方都处在政治层面之外,注定不会有任 何实质性的结果,这是因为,无论是道德,还是权力,根本上都是非政治的。这样的格局,如何能够解决一个归根到底要从政治层面解决的问题呢?
然而,2008年3月,从暴动藏人行使暴力的那一刻起,藏独非暴力的神话被打破。长久以来许多西方人认为独一无 二的西藏问题,将在人们的概念中成为和北爱尔兰问题一样的政治问题。经济上的劣势、政治上的不平等、身份上的歧视、现代性与传统社会结构的碰撞,这些现代 社会科学的概念和思考框架,将会被用来解释这个问题的存在和演进。正如铁路把西藏拉入现代资本主义秩序一样,暴力的抵抗把西藏问题推入了现代政治问题的范 畴之内,同时也为它的政治解决打开了可能性的空间。那么,什么是它的政治解决呢?要回答这个问题,我们要进一步分析西藏问题的新格局。
暴动藏人的暴力,不仅从达赖喇嘛一方打破了固有的不可解的二元逻辑,更且因为它影响着许多正日渐积极参与政治的 新社会阶层,将会使西藏问题在中国国内成为一个政治问题。当在藏地的汉人网友们传出他们亲历的暴动的消息时,这一进程已经启动。也正是这一进程,藏独作为 一个选项,将被逐渐排除,西藏问题将被彻底纳入中国主权的框架下进行解决。
新社会阶层中的许多人,毫无疑问将会坚持中国在西藏的主权,但会主张更加灵活变通的西藏政策。中国政治中对藏政 策的争议和分化,必然激发新的政治合纵连横,因此打破“中国强权”与“西藏独立”在藏人中的二元逻辑。藏人精英将会出现与新对藏政策合流的趋向,出现在中 国主权框架下解决西藏问题的强而有力的声音,就像爱尔兰人在英国历史上所做的那样。西藏问题因此会逐渐在中国政治的空间内得以解决。这一进程,当然将与中 国内地政治文明的开拓紧密相关,也有待中国内地和藏人中的政治家和国民们的政治智慧才能实现。
可以预见的是,在未来较短的时间内,中国政府的对藏政策会收紧,这是由于目前的政治焦点还在藏独和主权的问题 上,在这一点上,中国政府有着广泛而强大的民意支持。但是当政治焦点逐渐落实到政策问题上时,争议、分化和合纵连横将会依次登台,长远的对藏政策将会日渐 缓和,藏人将被逐渐统合和吸纳入中华民族的政治生活中。
从火车开入西藏的那一天起,西藏问题的旧框架——一出只有达赖喇嘛和中南海两个主角的国际非政治大戏——所赖以 存在的物质基础已经倒塌了。眼下的西藏危机,本来在那一刻就应该可以预想得到。但它确实来得快,快得有点出乎意料。但我们也不必悲观,因为暴力的发生,已 经把最棘手的问题解决了。留给我们这些汉藏民众的,就是一个真正的政治问题。这个问题需要争议和沟通,需要信任和妥协,需要智慧和策略。就在这个政治的空 间里,我们将会再创我们50多年来的共和。
国家未来的对藏政策,将需要彻底的调整,而这一调整本身,将是中国政治文明开拓进程中的重要一环。目前就这一问 题的思考,都停留在西藏自治权的层面。这个方案,表面上看去是处于不稳定的现状与不可欲的藏独之间,似乎因此可以作为谈判的中间路线。但是,这一自治的方 案在现实中不仅没有制度基础,而且也不可能带来稳定。
地区自治从根本上是法团主义的模式,它从原则上就是与现代国家的治理精神相悖的。它的制度前提是,国家的治理建 立在法团的协商之上,而与隶属法团的个人无关,法团的首领能够为法团的政治行为负责任。但是在这一点上,一方面国家在西藏的治理已经完全超越法团的模式, 而日渐趋向为个体为本的治理,另一方面,达赖喇嘛已经日渐表现出无力控制局面的情状。自治的模式,还由于它会带来自治的范围、权限等无穷尽的问题,将无法 应对未来的政治变数,因此极端不稳定。从根本上来说,未来的解决方案,应该落实到每个藏人的个人权利之上。
因此,问题不应该是西藏作为一个地区的自治权利,而是每一个藏人的个人权利。这些权利不仅包括宗教自由等基本的 权利,不仅需要许多经济和社会政策倾斜的支持,更应该建立在他们作为中国公民所应享有的公民权,而其中最核心的,就是参与政治的权利。只有当每个藏人可以 在国家的政治生活中有发言权的时候,这些权利才能在根本上得到巩固,也只有这样,西藏的旧制度才不会再威胁国家的统合、政治的稳定和普通藏人的权利。而这 一点,显然将依赖于中国未来政治民主的发展和政治文明的开拓并构成其中重要的一环。
换句话说,我们要以政治权利平等与自由为基础的社会和经济平等与自由,来瓦解藏独对于普通藏人的吸引力。
表面上看,在目前的骚动中,僧侣与普通的暴动藏人有着同样的诉求,但实际上,僧侣所要求的是,西藏旧制度下他们所享有的特权;而驱动普通的暴动藏人的,是他们作为个体在新的经济社会情势下没有发言的权利。
政治统合一旦赋予后者参与新格局的权利和机会,那么僧侣们也将不得不改变他们的主张,不再要求比作为中国公民更多的权利。因此,通过解决每一个藏人作为中国公民的个人权利问题,西藏问题将不复存在。要实现这个转变,就要仰赖汉藏政治家与公民们在新格局下展现的政治智慧了。





http://whckisaragi.blogspot.com/2008/03/violent-protests-in-tibet.html


西藏衝突的文化背後

© MARK RALSTON/AFP/Getty Images


上 圖為拉薩大昭寺的喇嘛正離開寺廟的的新聞圖片。有報導指出,中國武警部隊已經將拉薩附近三座寺廟進行封鎖。發生在三月十四日的暴力衝突,是由於喇嘛所發起 的「西藏抗暴日」四十九週年遊行,由於中國官方的抵制而轉為暴力衝突。目前有些媒體指出,十六日時已經有三位數的死亡人數了,但中國方面只承認十人傷亡。

流 亡海外的達賴喇嘛特別發表聲明呼籲中國開放談判,以理性、非暴力的方式面對西藏問題。 海外藏人與支持者皆自發性的舉行活動聲援藏人,甚至在各中國大使館傳出衝突事件。目前為止,中國官方已經封鎖拉薩,武警與裝甲車也同時駐進,並封鎖拉薩各 大要道或寺廟。媒體與新聞記者也受到管制,關於拉薩的消息除了官方公佈之外,事實上已經陷入一種封閉狀態。

雖然如此,來自拉薩的消息依然零星的傳出,這些消息是除了世界各大新聞媒體外,拉薩遊客由手機錄影的影像,或文字記述,或是將相關訊息上傳於網路傳播。不久後,Youtobe 在中國再度遭到封鎖,有猜測是為了防止相關訊息借由此媒介而傳播到國際。

中國官方稱本次示威是一種有計畫性的活動,主導者為達賴喇嘛,但是隨即遭到否認。中國的官方媒體指稱示威者為暴民,中國武力進駐是為了維護拉薩的和平情勢與居民的財產和安全。

我認為,這場衝突的焦點與問題經過連續的事件下很容易被忽視掉。西藏示威最初的主軸,在於中國近年來針對西藏的相關政策,例如廣建機場公路、漢人移民或經濟力量的進入等等,尤其是青藏鐵路的完工,強化北京對於拉薩的控制力,雖然有主張能夠增加拉薩的社會或經濟改善的優點,相對而言也造成西藏本身文化宗教的破壞。

當然,示威的遠因來自於中國長期漠視人權與鎮壓西藏獨立運動,遇害人數難以估計。再加上移民到藏地的漢族,新移民與原住民的長期衝突也是因素之一。上次西藏大規模的抗議活動發生在 1987 年,現任中國領導人胡錦濤在當時正是西藏自治區黨委書記,當時胡正以強硬的態度處理西藏問題,進行戒嚴或鎮壓手段,而中國官方的強硬政策也延續至今。

於是,這事件的起因除了本身的獨立運動與人權主張外,示威者也訴求的中國官方在其政策上對於西藏本身文化與宗教的的破壞:

Tibetans complain that the investment has only benefited the ethnically Chinese Han people working in the region and that the effect has been to dilute - or even destroy - Tibetan culture.( BBS / Tibet poses dilemma for Beijing By Shirong Chen)


許多報導會將本次抗議行動與 2008 年的北京奧運作出聯想,是由於中國不但沒有依其承諾改善中國境內的人權紀錄,並在奧運舉辦之前發生暴力鎮壓事件,奧運是否會因為這事件而受到影響呢?如 BBS 的報導指出:

With the Beijing Olympics just months away, China's top leaders do not want the monks' protests to become the country's defining image.

Tibetan protesters seem determined to make their points while the eyes of the world are turned on China in this Olympic year.They want to voice their protest against what they see as China's violation of human rights in the region and they want more freedom, both religious and political.( BBS / Tibet poses dilemma for Beijing )


而 International Olympic Committee 目前是處於了不抵制的態度。首席 Jacques Rogge 表示:

The boycott doesn't solve anything. On the contrary, it is penalizing innocent athletes and it is stopping the organization from something that definitely is worthwhile organizing.


事件發生後,各國有呼籲理性有譴責聲浪,但是並無實際介入動作。事實上,依照目前的國際情勢,包括聯合國,國際勢力介入中國與藏人衝突的情況微乎其微,唯一能夠讓國際表達態度的行動大概也只剩抵制奧運一途而已。


圖片訊息:© MARK RALSTON/AFP/Getty Images


Tags: 政治
Subscribe
  • Post a new comment

    Error

    Anonymous comments are disabled in this journal

    default userpic

    Your reply will be screened

    Your IP address will be recorded 

  • 0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