Yuan Yijun (bbbush) wrote,
Yuan Yijun
bbbush

想有个人来劝劝我,劝劝她。想到了一首韩国歌,浪漫满屋的?一样是只会哼两句。我委屈啊,我自作孽不可活啊,可是我又没有活够。虽说我有幸成人,又平安活了这么多年,应该知足才是。能想起这样的音乐来安慰自己的心情,大概还是有救吧... 或者说有意义,不会一直紧张着了。很久没有听过音乐了。和李冬说的一样,机器里有无数的音乐,随身又带着,可是还是没有音乐听,怎么会呢,心情紧张而已,什么东西都味同嚼蜡。我还是不要总结了吧。

还没有和那些兄弟们说分手的事,也不敢和他们说身体出毛病,量过体重,发现因为担心血压的病,体重一路下降——我们家人好像都是这样子?心里有事先反映在体重上,不过我的基数高,下降慢,嘻嘻

我真的不愿意就让血压,让疑神疑鬼,让自己的封闭和孤单压垮。做自己喜欢的事,包括上班,包括看书,包括爱,哪一个都不轻松,可是如果不做,只怕死得还快些。——然而这结论还是围绕着怕死而来,我一直想 Rambo 的 live for nothing, die for something,我不愿做了半辈子弱者,将来反而会更弱下去。
Tags:
Subscribe
  • Post a new comment

    Error

    Anonymous comments are disabled in this journal

    default userpic

    Your reply will be screened

    Your IP address will be recorded 

  • 0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