Yuan Yijun (bbbush) wrote,
Yuan Yijun
bbbush

吃了豹子胆敢拆南大

城市规划得污七八糟,现在来打汉口路的主意,真是太 TMD 了!

http://news.163.com/08/1120/14/4R6U83KD00011SM9.html

南京:要大学,还是要大路?

南京政府搞城建,汉口路西延,将劈开南京大学,经过南京师范大学,穿越河海大学。政府与学校各有说法。问题在于,改善交通环境是否必须牺牲大学?如何改造,才能达到共赢?

对于南京大学学生的过街问题,政府方面早有考虑,将在两个校门之间建设地下过街通道,可以有效解决这一问题。但问题是,“这个过街通道要有多宽才能容纳汹涌的人流?通道口又设在何处?”

拓宽北京西路、广州路似乎是最直接的对策,但是面对巨大的拆迁量和沿线那些不可能拆得动的单位,专家们所能想到的唯一的办法就是在北京西路和广州路之间重新寻找出路。

但现在看来,教授们的反对收效甚微。孙其昂回忆,在参加鼓楼区两会时,曾专门向区委和区政府领导表示,学校反对汉口路工程,但是区领导却回答说:“你们学校不是已经同意了吗?”孙其昂大惊,赶紧回校询问校领导,得到的回答是校方根本没有同意。“ 他们总是这样”,孙其昂苦笑。

多位学校教师和人大代表向南方周末记者转述,工程方曾在与大家对话时放出狠话称:“南京大学又不是北京大学,河海大学又不是清华大学,为什么不能拆?”这招致与会者的强烈反感。


11月5日,在“南京基础设施建设情况”新闻发布会上,南京市建委副主任邹建平介绍,汉口路西延已经完成了整个工程的实施方案,基本完成汉口路西延工程的项目设计,这一项目也已经立项得到了上级部门的批准。具体汉口路西延的方案和环评报告,将于下月在南京市城建展览馆公示,他表示,欢迎市民都去看一看,并提出宝贵的意见和建议。




哪儿有一模一样的十亿元可以打点这帮官商勾结的?!

edit: 觉得自己最后一句问得忒小气。然而学生们没法上街散步,教授们的文笔和骨气没有用处,校长算是公职了,然而干预城市规划算什么?结果还是便宜了官商勾结的贱人们。多方利益博弈?笑话,南京大学多年来连周边都收拾不干净,这时候假惺惺说多方利益博弈,以为南京大学是某个明确的,可以掌握自己命运,可以把握自己利益的实体,真是太独裁了,太幽默了。那么,现在的政治体制下,请问,“上级领导批准”后,南京大学的人大代表在做什么?学生们需要有人牵头的时候,人大代表还在专心地为人师表、做出成绩,却对危机视而不见吗?


edit: 本来想在百合上凑热闹说句话,“指望学生教师去做不切实际、没有作用、相对没有意义的事情(修路与学位有关系吗?修路与发文章有关系吗?)”,觉得自己没有学位还是让我说不出这话。也许正因为自己没有学位,所以看大家的热血都感到无所谓和心灰意冷吗。其实我真的很想建议南京大学整体搬迁的。那些古迹并不是因为在那里才有意义,只是对前人,对来者都不公平罢了。反过来,做人不能总是图利益。拆不拆南京大学,除了面子过不去,还是利益的问题。首先找不到南大不拆的根本利益,其次找不到维护和扩大这些利益的办法,那么靠什么去说服校友会、上级领导、开发商、诸如此类?这时候真希望有人可以看清这盘棋,那我甘愿当个小卒。
Tags: nju
Subscribe
  • Post a new comment

    Error

    Anonymous comments are disabled in this journal

    default userpic

    Your reply will be screened

    Your IP address will be recorded 

  • 2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