Yuan Yijun (bbbush) wrote,
Yuan Yijun
bbbush

关于 GNU 和最近射手播放器的事情

真正让人见识到了天底下有那么多类型的人。我也是某一种类型,在这个从 FFMPEG(GPL) 到射手播放器(目前仍在摇摆)到 QQ 播放器(专有软件)的光谱上,我很不巧地站在 GPL 一边,用的播放器是 vlc。

cnBeta 就是一个大杂烩,捏着鼻子看吧。有一些写得很好(而符合我的心理),有一些五毛的文章如此冠冕堂皇(我怀疑是练手用的文章)而又兜来兜去没有立场。问题在于,即使所有这些文章有了重大影响——影响到了每一个读者,那又怎么样呢。在 cnBeta 看帖的人与在其他地方的没有区别:大家都不创造内容,这一帮互联网的看客(我也在内)很少有实际而重大的影响。只有第一手的内容最为重要。(向玛格丽特苏致敬,同时请她完全不必生气,网上的人比生活中更多样更坏。)

在这个事情里,我理解的第一手内容就是 FFMPEG tracker 的对话。对话里,FFMPEG 的代表三番五次的提到一句话:“你看不懂 GPL,你要做的事情就是以 GPL 发布全部代码”。可以这样认识:如果是 trivial 的问题,那就不会有“疑问”;否则再想着研究 GPL 也是白搭。这里只有经济利益能让人坚持不懈的去找 GPL 没有覆盖的地方,用不好听的话说“钻空子”。如果连英语的表达和理解都成问题,甚至连中文的沟通其实都没做好(连 yegle 都搞不定还要折腾到 FFMPEG tracker 上,话说一个这样热心的人是多么宝贵的顾问哪),希望理解 GPL 就是天方夜谭。

看到射手播放器网站到文泉驿字体(http://wenq.org )的链接,我觉得作者一定是受了文泉驿的激励,同时也确实基于 GPL 的内容开发了软件,才敢于尝试采用 GPL。许多事情都并不简单,所以如果不是很激情的人,必然会选择避开他们,GPL 即是一例。理解 GPL 相当困难,理解背后的精神就更困难了。我自己对 GNU 的认识就经历过多次的反复,有盲目的崇拜,有纯粹的字面理解,诸如此类,都是很简化的、很极端的想法。它的精神究竟是什么呢?我到现在也还是说不出来,如果有人问我,我只能重复那些 RMS 讲过的故事。述而不作,在 GNU 这件事上非常有用——总有一天我能理解它的精神,但是现在我做不到,却也没办法不被它所吸引。

为什么要采用 GPL?如果没有任何经济利益,采用 GPL 会让问题大大简化,就像 FFMPEG 的代表那样,只管重复一句话就可以:最好的办法就是以 GPL 发布全部代码。所有其他考虑都是 workaround, ugly hack。我觉得射手播放器的作者并没有我这样打算理解 GNU 的精神,而我也绝不会像他那样打算理解 GPL 的法律文本。毕竟 GPL 只是保护 GNU 的方式,穿盔戴甲披挂停当之后的老山羊要更安全一些。如果一定要把手伸出去拖一只驴子进来,那就尽管找吧。

射手播放器的作者太偏重技术。他为大家创造方便,同时让自己有所收获,这是开源软件的工作方式。(这次发生的冲突也让我想到 RMS 为什么倡导自由软件,反对开源的提法。)这样很好,但是他毕竟不是很精通商业的运作。诸如客户,OEM,PR 这些重要的东西,他做得都不好,尤其是博客中提到 QQ 播放器的几个帖子。让真正理解商业的人来运作那些会对射手播放器和作者更有利。就像 QQ 一样,商业可以利用自由软件的优势,又不会在经济利益上吃亏。商业没有良心的考量(当然有更强的保护自己的法律方面的考量),除非成长到一定程度,“企业的社会责任”开始变得有利可图。
Tags: fedora, gnu
Subscribe
  • Post a new comment

    Error

    Anonymous comments are disabled in this journal

    default userpic

    Your reply will be screened

    Your IP address will be recorded 

  • 0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