Yuan Yijun (bbbush) wrote,
Yuan Yijun
bbbush

新的一年

我自认是七零后,虽然自己是八三年才出生。那样算起来,七,八,九,零,一,我已经有了五个 decade 的经验啦。我就喜欢农历的虚岁,因为是腊月出生的,所以可以虚两岁。虽然这样的类推通常是“跨世纪”,“跨千年”而不是十年十年的来,但是毕竟我跨不了两次“千年”。

最重要的并不是过去一年做了什么,新的一年打算做什么,而是昨天和今天。昨天上午我吞下粉红色的小药丸,觉得每天六块钱的开销真贵,自己好歹有工作可以吃药,如果是不吃药死得快些有什么关系呢。反正每天早晨哀叹一次自己寿数不永和浪费钞票。然后是背起书包去……随便书城还是图书馆,看哪辆公交车先过来。结果是图书馆。想起自己为什么不喜欢去图书馆,那里的工作人员总是换,只有几个忙碌整理书的是熟面孔,但是他们那么忙,不会和你打招呼的。

手上的书有两种,一种关乎梦想,一种关乎理想。有些有时间限制,有些有理所应当的时间限制。先看完哪一样都要把另一样放下,于是自己迫不及待的想分裂了眼球和大脑。可是除非是几何级的裂殖,否则跟不上梦想增长的速度。精读,泛读,扫一眼,归类,放下。所以上午看了一本《癌症楼》,下午翻了三本《HBR》,留给自己带去的书只有一个小时了。想自己是在“自由地挥霍”也挺好。

今天需要打扫卫生,然后再看一些书,昨天借了《代码 2.0》,当然只能泛读。我真是变成 劳伦斯 fans 了啊。如果你关注知识产权和相关法律,觉得有道德和文化方面的理由来抵制所谓 IP,那就应该在他的书和自由软件里找合适的例子。不过,如果不创造(可分享的)内容,没必要关注这些 ——所以我是在浪费时间而已。其余跟梦想相关的书约七本,与理想相关的书约六本,这是今年的寄托。

edit: 前天是上午看了一本书(已记录),下午看了两部科幻电影《兵人》和42,然后看了今年的第一期《科幻世界译文版》。算是多一些采样。昨天夜里竟然做了噩梦,诸如加班等等。工作么,我怎么会有搞不定的事,要跟人好好相处才对。还有,今天打算去东莞拜访朋友,明天又可能拜访其他朋友,算是对梦想和理想的重重打击,不过即使没有这些,我也会把时间花费到其他事情上。

今天在豆瓣看到 http://weiwuhui.com/2818.html 说到与 劳伦斯 类似的思想。不过,还没有那种深度。我觉得 劳伦斯 的书里充满了美国思想,所以他说的事情在中国可能不会出现,所以那个博客里写的可能就是最坏的情况。我们的 CCTV 并不是 MPAA,我们也没有 DCMA 和那种惩罚性的习惯。像 http://blog.sina.com.cn/s/blog_475b1d720100gxdt.html 这样的衍生作品官司还属于初期,像 FSF/EFF 这样的机构在中国还没有必要。

http://smullyan.livejournal.com/214512.html 这里提到 “對所有目前還生存的人來說,今天其實都是我們餘下生存日子的第一天”,多么正确啊。关键是采样!我一天里花费几个小时在哪些事情上,我的一年也许都会是这样,只要心态能一直如此。

看了 lili 的博客,关于言论不自由,关键是没有多少人关心这些事情。我体会最深的例子,SZLUG (http://szlug.org )为什么人微言轻,还不是成员多数都跟我一样是干活儿的而不是决策的。同样,你我的同学好友也鲜有进入国家领导层,怎么会有人为言论自由说话,而且人的思想会变,在其位,谋其政,即使是走向崩溃也少有魄力改变什么,何况不像要崩溃的样子。既然是温和的转变,那么还是有机会转向好的一面,怎么让管理者认同言论自由,也许取决于我们与同学好友的关系以及谁先攀上高位吧。仍然是采样么。。
Tags:
Subscribe
  • Post a new comment

    Error

    Anonymous comments are disabled in this journal

    default userpic

    Your reply will be screened

    Your IP address will be recorded 

  • 1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