Yuan Yijun (bbbush) wrote,
Yuan Yijun
bbbush

关于深度

(我发现自己很幸运)

昨天很幸运地和一位出版社的编辑聊了一会儿天。最终是我了解到自己的技术功力差劲到了什么地步。以后要加上一条人生理想就是出书,技术必须精通到可以出书的地步。那么究竟是研究什么技术?还没想好。反正并不是把话说通顺,把逻辑理顺就可以出书的。

巧合的是SZLUG邮件列表上也开始讨论两个主题,30岁的目标以及学历的重要性。走在奔三的路上才知道学校里的学习只是开了个头,开启了许多的可能,而工作的经验和际遇正像是颠倒山出发的洋流。

因为用着 Broncho A1 的关系,开始关注 android,这既有开源的因素,又容易上手,那么究竟应该花多少时间在上面?现在有很大的惰性,觉得既然是热门的技术,终究会冷下来,又和自己的行业没多少关系。可是我不可能知道再过三五年的情形。从今年的计划而言,不应该轻易改变目标。那么明年呢,后年呢?转眼间我就到了 30 岁了,没有目标的 30 岁是可悲的。

我为什么就不能随心所欲来着?我究竟为了什么在看这看那,不是为了乐趣吗?

关于深度的另一件事则是 Google 的高调宣言。有很多评论。(——不幸被 Haiti 7.0 级地震的风头盖过) 我也想发表评论,可是很不幸的是自己什么都说不出来。缺乏认识问题的深度。我只想到两件事,一是即使没有地震,这种宣言也会被忘却和忽略。政府想应付这种宣言非常容易。另一件事就是 Google 可以收购百度,而且如某位G黑说,并非所有盈利都是从搜索引擎广告产生的。我希望自己至少可以掌握 Lessig 的互联网管制分析方法,有这样的一个框架来分析问题。昨天看的 Code 2.0 段落里说到隐私和版权的关系。不经书中点拨,绝不会想到它们如此相似。这次的问题涉及到政府需要掌握某些隐私信息,但是采用了技术上入侵(和商业间谍)的手段。攻破一个有罪的邮箱和攻破其他商业上的私密往来没有区别,除非立法规定商业和私人不能用同等级别的加密技术,同时对利用商业掩护的犯罪严加管制。可是目前没有这样的法律。Google 的企业邮箱已经卖给无数人了,随随便便就被中国政府攻破就失去了价值。Google 需要更多地向自己的用户解释和保证安全,可能无暇关照中国的事情了。

说到商业间谍的怀疑,这次的 Google 员工是逃不掉内部检查的。这帮精英,倒是让国内的企业占了便宜了。

(至于自己的邮箱,中国自己的搜索引擎和互联网服务巨人,网民利益…… 都是浮云。自从那次硬盘挂掉就知道,数据是最命贱的了,什么都可以失去,只要一瞬间。)

在 fedora-cn 留言如下:
(请忽略以下的牢骚)

做奴隶做惯了。苟且地活着多省事呀,枪打出头鸟。如果谁有不同的想法,即使其不想着反对什么,也会被一小撮人利用,所以不要有不同的想法为好,让一小撮人跳梁去吧,遗臭去吧。如果觉得自己有想法,那是因为学习得不够,没有认清正确和科学的方向。两种人最好统治,完全主动跟随正确和科学的方向的人,完全被动跟随正确和科学的方向的人。前者是先进分子,后者是奴隶。不管是什么社会都有奴隶制的残余,并不是说社会不够先进,而是思想教育不够到位,强调了手段“顺从”而没有强调目标“正确和先进的方向”。没办法,国家太大,事情太杂啊。


豆瓣上看到一篇《历史的愁容》http://blog.sina.com.cn/s/blog_482039e50100gmeq.html
惟有中国才称得上是一个愁容挥之不去的国家。在往复循环的历史中,进步并不存在……那么怎么办呢?我只能说,我们不能再重蹈历史的覆辙。这话语焉不详,那么姑且如此吧。这类话说了也没用,但是并非毫无必要。我们就国家、社会和历史发言,实在无需考虑有用和没用,因为我们只有这么一个选择:在历史的愁容中振奋,在大金属球的暴虐前微笑。


跑题了,深度是技术性的,不是感慨和煽动,于事无补。如果大家都深度地技术性地关注政府是什么东西,那不就成了美国了吗。
Tags:
Subscribe
  • Post a new comment

    Error

    Anonymous comments are disabled in this journal

    default userpic

    Your reply will be screened

    Your IP address will be recorded 

  • 1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