Yuan Yijun (bbbush) wrote,
Yuan Yijun
bbbush

白話

小梁在博客里說了多次關於強行在廣州推行普通話的不合理。我覺得一則是很多資源都是全國範圍的,如果不聘請講普通話的老師,學生接觸到的老師就只能是極小的一部分,這是我最擔心的。可是我也同意不能以粵語為代價,小梁的某篇文章提到,這不是簡單的方言——而且即使是方言也不可以被取代。誰都會被取代,什麼事都不在乎的話,自己有一天也會被取代和取消掉。一個拆字寫在心裡頭,提醒自己即使不會講粵語,沒有擁有房產,也必須關心這件事。

今天SZLUG聚會,回來與廣州的一位,楊城的朋友同路。他說同化不可避免,但是不希望看到強制的手段。哎,真是搞笑,本來沒有什麼可以輸出的價值觀的,如果有朝一日可以管理地球就做得到了。

這幾天想一個問題,就是西班牙的穆斯林究竟占人口多少比例,在這幾百年的歷史里是怎麼融合又分離的。他們現在有沒有像法國那樣為穆斯林煩惱?極端分子為什麼瞄準美國而不是歐洲國家?——一個人對世界形勢究竟可以無知到什麼地步啊。反過來香港也罷,廣州也罷,就在身邊的事情,影響多人的事情,自己仍然是無知到如此地步。呵呵,反正是不會關心國事,上次聊天時聽大家說公安部長或者深圳書記都如數家珍,真是太驚訝了。不知道他們怎麼想。

Subscribe
  • Post a new comment

    Error

    Anonymous comments are disabled in this journal

    default userpic

    Your reply will be screened

    Your IP address will be recorded 

  • 0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