Yuan Yijun (bbbush) wrote,
Yuan Yijun
bbbush

http://www.lixiaolai.com/index.php/archives/10351.html

我记得自己的第一份正版也是金山词霸。至于盗版,因为一直都是“借用”公家的机器,操作系统和软件都是随机带的,没什么可以担忧的。高中时的QBASIC,TC之类的软件肯定是盗版啦。。后来上学时自己有了电脑,当然是装盗版了,1998 的 windows 哪儿装得起。不过那时在学校机房已经操练了很久 Linux,所以。。工作后买的电脑上随机带了windows,不过格掉换了Linux,然后在虚拟机里装windows,正好还是一个copy——而且这个copy是公司给的MSDN下载权限。

现在用过的最贵的软件大概是Altova XMLSpy,公司买的license。自己买了一些软件,MagicDraw 的个人版算是便宜,也就是买一本金融教材的价格,买到后竟然不常用。。然后就是 ViEmu,天天都在用,超值了。在 iPod Touch 上装了很多软件,特别是付费的游戏,觉得还是挺值的,最贵的是Enfour的牛津词典——当然是受xiaolai那句话的影响,电子版的词典怎么说都划算,一个受教育的人没有词典是不行的。

软件即服务,这几年花在域名、IP等服务上的钱比较多。像vBulletin花掉了两百多块,用起来心安。

我最希望人们又突然转向“分享是美德”,盗版者一下子成为崇高的软件自由精神代表,尽管并不符合当前的法律。GNU 是在遵守法律的条件下,强调“分享是美德”。所以经过这么久,我对是不是要打击盗版还是很犹豫,明明殊途同归吗。。不认同GNU的人,很可能是不认同“守法”而不是那套严格而封闭(传染)的规则,但是如何区分这种自由左翼与其他几种类型?
Tags: gnu
Subscribe
  • Post a new comment

    Error

    Anonymous comments are disabled in this journal

    default userpic

    Your reply will be screened

    Your IP address will be recorded 

  • 2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