Yuan Yijun (bbbush) wrote,
Yuan Yijun
bbbush

香港

第一次去香港只在中环呆了几个小时,第二次是路过,然后过年前又路过。这两天去了青衣和东涌(博览馆),逛了“青衣城”和“又一城”这两个地铁物业,总算是可以说自己“去过香港”了。

感觉香港的树真绿,车总是在山里绕来绕去,空中的云层层叠叠的,相当有感觉。从住处望出去的大桥夜景,从博览馆看着飞机冲着自己缓缓飞过来,天蓝蓝海蓝蓝,干净得像幅画。

感觉不好的还是车绕来绕去,明明一条直路走就好了,非要绕圈子。司机一边开到60一边绕只有几米的小圈子,炫技还是怎么着阿。好几次都感觉原地没动鬼打墙,不知道怎么就绕出去了似的。路架得太高,不知道真正的地面究竟在哪里,就像走在密歇根路上很久了才知道下面还有,还有。。

出发时买了铅笔,带了长袖的衣服,打印了资料。几件小事最终证明非常有用。当然还有换了一大把的钱,也相当的有用。没买什么东西,吃了三四回“大家乐”。带了几盒CD回来。“香港唱片”,还是不错的,许多有意思的CD都见到了,一柜子的拿索斯物美价廉,整整一大盒100+的Heifetz大全集只卖港币2599,诸如此类。

如果只是逛地铁物业,深圳这边逛就可以了,店铺、食物都差不多。

从青衣到住处坐的是公交车88F,从博览馆到“又一城”是坐公交车E22。坐公交车比较恼人,站牌写在A4纸上,怎么都看不清,上了车就没有站牌,没有报站,没有任何说明。坐88F是因为在“青衣城”宣传单的脚注里读到了(很难瞅见!),而且在找公交站台时瞟到了另一张A4纸写着“88F要下楼去坐”(很偶然!),然后竟然没有坐错那一系列的88X车,竟然坐到终点站就好。坐E22是因为等S1的过程中偶然看到了九龙什么的,似乎在哪儿见过。——上车后还是问了别人,绕了这么久,目的地究竟是哪儿啊?想坐地铁的话,在哪儿下车啊?诸如此类。多运气,他们都懂普通话。

也许深圳还是人太少,所以才可以把路修得直一些。也许深圳人文化水平低,所以公交车都很清楚。

香港的杂志除了娱乐就是政治。

管中窥豹,下次得有人带着去逛为好。

考试比较痛苦,复习不够,再者考了不少自己的弱项,一直以来都很弱的东西。限于道德规范和考试规则,我一点题都不要露为好。时间上倒是没问题,上午以为是十道题,有点赶,没想到做到第九道就结束了。下午许多人提前一个小时交卷。我也差不多,反正再等下去也不会做。。和大学里数学挂科的感觉是一样的。。

edit:
从罗湖站一出来,就有股臭味。究竟是什么啊?

有一半左右的人是拿着港澳通行证过去考试的,据说是因为香港环境好。据我的体验:首先博览馆有不少餐厅,不像广州那种火车春运的感觉。其次香港考场的桌子是用来下围棋的吧?方方正正,软椅子也很舒服。监考检查得不严,计算器不清零,不像在广州时监考恨不得把计算器拆了。念指令的人说话很随意,跟聊天似的。不好的地方?不接地气,一进去就不用出来了,在广州还能透透气、树荫下散散步什么的。

考试的姑娘们帅哥们,貌似有几枚。我很喜欢听姑娘们讲粤语,打电话,虽然半点听不懂,但是听着就很欢乐,拖个尾音就让人听得骨头酥掉。有些帅哥立起衣领,按我的理解,最初并不是为了摆酷,实在是空调太冷了。有不少印度或者什么地方的老外一起考试。如果真的是同一地区的一起评分,那咱们就劣势尽显了。

还有什么?娜姐威武!还有,小宝满三个月了。托他们的福,考试过程没出大差错,过不过都不重要了。

edit:
忘记说一件又是很重要的小事。在小店里买了一块塑料手表28元。

在青衣有那么一片楼,前面三座楼并排着,都是酒店,分别是华逸、青逸还有什么来着,很可能是三兄弟分家产的结果;背后是五六座住宅楼。华逸地下室有一些小店,包括很难吃的一个“大家乐”。酒店入住的都是内地人,也有考试的。早晨正打算去地铁站,被一位兄弟拉上拼车,三个人摊177元,省了不少,而且腾出来许多时间看资料。

周末早晨到九点才有88F公交车。据说许多店面都是十点甚至十一点才开。晚上经营得晚些,也许到一点半。十点钟从罗湖回来,东铁一车厢一车厢的都是内地人。深圳海关和地铁要是能一点半还在跑,估计到香港消费的人还能翻倍。
Tags: 流水帐
Subscribe
  • Post a new comment

    Error

    Anonymous comments are disabled in this journal

    default userpic

    Your reply will be screened

    Your IP address will be recorded 

  • 0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