Yuan Yijun (bbbush) wrote,
Yuan Yijun
bbbush

晚上有庆祝的晚会,听了很多歌,发现公司里有急智的人实在不少。
拿一盒子巧克力换到了一张 CD,真是很大的惊喜,因为能碰到这么巧的礼物不多啊。
最后还跳了会儿舞,觉得原来 disco 就是这样随意跳的,要学习,但是先要专注自我,然后熟悉了之后就可以和别人尝试配合来跳了。可是,要想象几位高手一样随意动动就非常有滋味,真是很难。还有,Bonnie Bin 和男朋友跳什么舞都很有味道,她的男朋友,那个混血的说俄罗斯语种的小伙子,太英俊潇洒了,我想任何人都会爱上他的。有两位女同事跳得很好,但是 Brownie 回去得早,我想她应该不差。
见识了舞厅主持的风格,太厉害了!
祝大家圣诞节快乐,元旦快乐!

按理说,应该回忆远方的朋友。是不是因为我已经忘了呢,我连去寻找一个教堂的想法都不愿意想了。
昨天看了一章“弹性”,另外关于“公共品”的概念,十七版是在介绍“外部性”后提到的,“正向的外部性的极致”就是公共品。公共品在这里是商品,但是尚未介绍商品的概念。另外,还是有其他不明白的地方。早晨醒来,脑子里还是在计算弹性,真有意思。
明天的打算:把 cp936 转换后的字体仍然无法像 shift jis 用作显示字体的问题搞清楚,找到 workaround。今天这点分析对于一般的应用。。。。貌似还不够,因为缓冲区究竟是什么编码,谁也不知道。
做了一下午的 emacs,心里一直在纳闷,为什么公司还不把我开除呢,为什么我无法融入整个的开发过程,没有一点内容是必须由我完成的呢?回忆整个开发过程,很爽的编码时间只有少数。现在大家都在做什么,我心里一点底都没有,我不知道自己该做什么,也许翔哥认为我应该知道?翔哥,救救我吧 :(


update:
早晨突然想起来,如果自己是个女人,面对这种没有方向的茫然无助时候,会不会就垮了?
为什么自己脸皮还这么厚,依然在无所事事,是不是因为我认为自己是男性,而其他人也这样认为,导致了群体性的。。。。错误认知?唯一不同的认知就是我认为自己很茫然,而其他人不知道我究竟怎么看待他们的。
跳舞,还没有玩够,只是不知道怎么跳下去,专注自我,寻求配合,在篮球场上也许也是这样,也许篮球打不好的人也学不会跳舞的。
Subscribe
  • Post a new comment

    Error

    Anonymous comments are disabled in this journal

    default userpic

    Your reply will be screened

    Your IP address will be recorded 

  • 0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