Yuan Yijun (bbbush) wrote,
Yuan Yijun
bbbush

  • Mood:

2006 年

昨晚上无聊地看书,等待翡翠台播放魔刹。一部很普通的片子,却因为拍成动画片而觉得有意思了。英文名字是Monster,片中多次提到怪物,因此片子标题是翻译得太雅了点。

没什么计划,给默默说,我要锻炼厨艺,有机会给她做饭吃。这个家伙,最近说的东西我都不爱听,不过以前说的东西我也没爱听过。还有就是和很多人说,要培养几个项目经理出来。为什么呢什么项目呢有没有钱赚呢,我也不知道,反正我知道的是,一旦有很多项目经理雇我干活儿,那么我就总是有饭吃,一旦没有,就得自己去培养几个,做储备。目前即使培养出来,也只能役使我一个人,那么也许是有缺陷的:随意了。我感觉我这种想法很象受虐狂。

高斯的短信不发则已一发动人

还有好多短信,我也发出去了些,这就是新年。如果新的一年不做什么,真是太可惜了。可能去考研,因为一个学位都没有,老爹老娘心里还是不舒服。也许这会推到明年或者后年。

update:
看了大家的 journal 才发现每个人都是写了总结一篇和展望一篇的,个别话多的还可以写五六篇例如什么什么。我能总结什么呢,去年这个时候,记得曾经向图书馆中那个看上去很健康的女生说新年快乐,因为瞬间爱上了她薄薄的嘴唇和害羞的脸颊,还有假期见到了默默,在张启发家喝到的红酒,还有后来 fedora 4 发布了,还有跟着黄皓老师和几位师兄做毕业论文,还有就和高斯拥抱下就来了深圳。其他人都早就去上海报到了。阿牛把我安顿下来,于是接触程序和业务,各种各样的问题,一次又一次被翔哥的能力激励或者说吓倒。现在呢,年底又终于解决了学历问题,虽然总是有人说不开心,我觉得现在我自己还好。方向呢,就是做一个社会需要的人,让自己也痛快些(写程序。我觉得自己学习的很多都是 helpdesk 方面的东西例如打包,例如 autotools 之类,我提到的 build manager 其实我觉得那个才是我的专长,只是社会或者我们的项目中不需要。) 还是近的事情可以记得住 :( 想想大学里的最后一个学期,和现在一样,因为没有自己的电脑所以每天不是在图书馆一天,就是在实验室一天,早晨出去,大家都在睡觉,中午回来,大家在叫外卖,打游戏,翻译毕业论文,晚上回来,大家还是做这些事情,也许在看电视剧,或者晚上不回来,一直在实验室坐到关门,那种有规律的生活,和现在其实别无二致,因此才会这么快的适应。做的事情是什么呢,好像没做什么。2005 我没有多少长进,只有 linuxsir 论坛上经验值随着 fedora 4 发布而长进不少,虽然只有十几篇重要的帖子。其实值得纪念的还是百合。百合在这一年经历了多少磨难,貌似五月的时候,我们都以为,马上就要离开学校了,却被迫不及待地从学校文化中踢了出去并且不允许再回来,多少人已经毕业了无法再回到校内信息交流的平台看一看,那时候想起来灰暗的将来就非常寒心,非常伤感。从那个时候开始讨厌陈述和默默,因为他们不在乎我。这些事情都过去了,真的都过去了,我也从 lilybbs.us 跳到了 LJ 因为这里的安静。新年里百合一定会继续开的,因为封不住,只是希望大家不要忘掉曾经有过的黑暗的时候。开源这边北南说得对,多少人都积极参与国际开发团队的合作了,我想我被拉下得太远了,不知道怎么才能追上。我的文档都和用户靠得太近,因为我做不了程序,新年里也许这是我最大的心理障碍,除非我可以写出程序,漂亮的有用的程序。我也不知道网站、翻译和 LUG 这些事情是否可以兼顾。太有社会公益心了也不好。总结,有什么好总结的呢,因为我毕业的时候,酒会上已经把过去半年都总结掉了,而后半年的深圳生活又这样单纯。认识了苗泉,走了,认识了李敏,倒是还在,只是她不喜欢我习惯的机锋或者指望随机的意识可能产生任何交互,而我不知道为什么总是希望从连续的意识中找到刺激,为什么要把平静打破,正如在这里一样。孤独但不敢展示不愿展示,无数种人格中的一种,毫无特别,毫无特别的话不如不要存在。悬了。
Tags: 流水账
Subscribe
  • Post a new comment

    Error

    Anonymous comments are disabled in this journal

    default userpic

    Your reply will be screened

    Your IP address will be recorded 

  • 0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