Yuan Yijun (bbbush) wrote,
Yuan Yijun
bbbush

  • Mood:

流水账

从今天说起呢,还是从上周五说起呢

1. 早晨我一来就收邮件,然后拿 SAW 的 key,然后登陆 SAW,提示登陆失败。然后再试了两次,后来又让夏中伟也试了一次,让光武也试了一次。然后就收到一封群体邮件,说数据库移动失败,芝加哥时间 6:15pm 有人登陆,本来应该 7:30pm 完工的,结果现在 7:00pm 从头开始。计算一下,应该是 8:15am 北京时间,我想应该不是我,毕竟那时候我刚从家里出来。更何况数据库移动应该把 SAW Web interface 关掉的 :)

2. 为什么急着改代码,因为突然想起了哪儿出了问题,惦记了一夜。逻辑没有整理清楚,造成了维护困难。需要拿到三部分数据,第一部分是用来产生另外两部分的请求的,另外两部分是记录的形式但是字段不一样。我本来以为这两部分的记录不会重复,没想到需要合并字段。逻辑错误!按照翔哥说,一定还有更简单的办法。合并字段太复杂了,为什么我们不只发送一份请求呢,还不是因为减少服务器压力。我也不知道能不能再简化,不过如果把每次请求做得可以组合起来,那么尝试不同的解决办法的时候,就可以简单许多?

3. 在我们的项目里增加一个类似打印任务管理器的组件也许是个好主意,哪怕不可见。

4. 昨晚上嗑着瓜子看书,高斯和李小文发短信说要上车回家了。真不错,买到票了呢。我的票。。。。我一定要坚持到明天,周五再买,尽管昨天给杭哥出了主意,让他跟我做一笔机票期货生意后,他立刻拨了电话,然后告诉我做不成因为没有机票了。我觉得明天会有,因为我要过生日的!还有呢,机票期货果然是个好主意,只是定价成问题。基于机场的价格,我首先对这个价格有个预期,其次对他的讨价还价能力有预期,第三是提前出让货币的损失,因为他从这个行为中可以获得较高的边际收益 (非常缺乏现金,又对股票市场预期甚高,) 那么我想我的边际尤特尔应该和他差不多才对 :)

5. 昨天翔哥教训我,要写出简单实用的代码。我想也是,只是不知道怎么简单才好。按照我的一贯想法,解决问题时候要想出最快的办法,心里才踏实,接下来就是把这个办法写成代码而已。至于易于维护的代码。。。。没想过怎么让别人更快的看懂。翔哥还说了很多事情,因为我毕竟刚毕业,所以应该学会怎么跟着大家走,采用大家都理解的处理办法。我想我的代码确实有问题,原来的一份代码就是那样,没有注释晦涩无比的,我已经重新看过三次了,每次好久才能明白自己当初为什么要写这个代码,然后和问我的人说,对不起,没关系 :p

6. 昨天翔哥和君英大大一起聊天,我说起来 tracker 的事情。今天武荣的邮件里说,开发者在 PVCS tracker 中对 status 的修改有两项权限,就是将 status 改为 In Process 和 Fixed-Retest。我想如果 PVCS 不解决发邮件的问题,单靠 QA 去依次察看未解决的 issue,真的不是办法。已解决的 issue 也对将来毫无价值,因为 PVCS tracker 中的分类着实太少。谁在维护它呢? 昨天说起来的还有建立文档中心,我打算尝试 svn+trac 的模式,不知道 QA 和其他人能不能接受。我自己也对如何操作一头雾水。

7. 昨天还说起来代码仓库的通知邮件,我想 SAW 不会为大家提供邮件服务,因为网管有惰性阿,不会像 fedora 或者其他开源开发一样。开源开发者对于协调的需求几乎达到了极致。但是,既然一个公司需要更高的效率,为什么不在增进交流协调上下手呢,难道说利润增长点真的不在这里?

8. 这几天总是见识到有分量的谈话,有分量的人。当然是在说 szlug group 了,不过昨天 zhllg 和 jungle 提议周末再聚一次,我没有积极回应,因为觉得马上年底了,大家不采购年货,在家包饺子做鱼做菜的,跑出来干什么 :) 不过这个周末去喝碗腊八粥是个好主意,别做成腊八饭,多煮一会儿。煮粥论英雄,去谁家呢。。。。

9. 上周六晚上的那集 魔刹 幸亏没有错过,不然我会后悔一辈子。医生,记者和怪物约翰正式交手,约翰竟然对那个孩子说出那些话。看那个迷失的小孩,我的心也要碎了,那种无可奈何的感觉真是。。。。记者古利马把孩子从桥上拉回来,还在问天马医生自己应该做出什么样的表情,孩子却狠狠踩死了一只小虫子,看到这里,我已经失望透顶了,怪不得这个动画片需要家长陪同,如果一个人只看到这里,也许心里会一直灰暗。但是,古利马竟然哭了。看过前面的,就会知道哭,对他来说代表着什么。他从小被洗去了记忆和情感,他一直在学习笑容,想了解自己改变自己,现在他终于拯救了自己,接下来就是,拯救那个孩子的灵魂:“孩子,活下去,你还可以帮助很多人。。。。”我想我应该更早看到这个动画才对。

接下来的情节也许会一马平川,因为出现了大侦探。按照网上看到的剧情,约翰的结局隐隐约约的。我还是想知道那位安娜是不是还好,虽然你分别不出哪张美丽的脸孔下是阴森的想法。

10. 某些人在感冒的情况下顺利考完,某些人顺利考完却不肯说考得怎么样了

11. 周末其实应该立即写下记录的,像 rank 在 szlug 写的那样。Eric 讲的东西,实在是我最需要的。我感觉身上的黑客的血液又热起来了 :)
Tags: 流水账
Subscribe
  • Post a new comment

    Error

    Anonymous comments are disabled in this journal

    default userpic

    Your reply will be screened

    Your IP address will be recorded 

  • 0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