Yuan Yijun (bbbush) wrote,
Yuan Yijun
bbbush

关键词

咖啡馆,冰激凌
鼠标,插线板
车站
tracker, svn
估算,计时,个人软件开发过程 PSP
接口,在团队中的含义
json,ajax
蚊帐...
e17,gentoo use


上次聚会,一直想写,又不知道该写点啥。当然很高兴啊,底线是和 nkeric 说话,达到了底线后一切都是利润,有利润就应该眉开眼笑 :) 可是,究竟为什么这样不知足呢?(不该让今天生日的冷清,打扰了回忆的心情。。。。)

那天早晨去华强北,代阿仇买优盘,512M Sandisk Cruzer Micro 只要 255,算上发票以及划卡也不过 270,真是便宜到家了。讲价的时候,那个男店员有点急,所以不小心就赔了五块钱的利润。我只不过夸了夸他这家店的规模而已~~人哪总是听不得赞扬的话。老板在那儿看着笑,也许心里还是有点恨呢 :) 五块钱的利润不多,只是考虑到点数就有点多了。

周日下午两点聚会,一点从华强北撤,没坐公交,而是坐地铁绕弯子,自己都知道费了事,只是懒得动弹了。聚会究竟什么样子,真的说不好。在转车的时候 Eric 还是狂客打电话说到了,听声音还可以接受吧。。。。喜欢以貌取人,这点不是很好 :p

和想象中一样,只有我们三个人。后来 rank 才来的,不然也不会有这么多话题。Eric 和 oneman 的本本都是全新的 BenQ,连键盘保护棉都要小心翼翼的放好。想想我的 NDS,真是惨不忍睹啊。oneman's dream 梦幻小车没有骑过来,在 linuxfans 他那张签名图片还是满酷的。我跟他说,以前有位哥们,经常换车,不知道你是不是也一样。我猜应该是。对好车有种狂热,就可以看出潜力如何。我貌似没有什么潜力了!每天除了看小说,还有什么值得兴奋的?

Eric 是看上去就比较清爽的人,oneman 就有点胖了。以貌取人 :) 这段应该 mangle 起来,不让别人看到,不然人家说起来,你这个人怎么人品这么差!oneman 很可爱,觉得他应该和我一样心理感觉自己很小。:)

大概开始用机器的时候,才发现了好多问题。下次我应该准备足够的鼠标、插线板、网线之类。这里还算可以了,每个座位都有电源接口,只是没有无线网络,不知道明天怎么样,应该不会差。科技园的环境应该比住宅区好得多。还有呢,不小心就会把水洒掉,所以最后还是叫的冰激凌:即使如此,也是把本本小心收好了才敢吃东西。说起来咖啡馆并不是个好地方,象这次的座位只能坐四个人,没有更大的长条桌子,不知道北京 LUG 是怎么找到合适地方的?咖啡馆不好的地方还包括会吵到别人。包房 200 起价,明天 jungle 也许会安排到合适的地方。

车站。路线问题我自己都搞不清楚,周六夜里才到四周路口和车站都看了一圈,把线路都记了下来,预备第二天打电话联系时候不至于什么都不知道。在 szlug group 发的地图应该还是派上了用场。这次 jungle 说,科技园,北区,老树咖啡,科技园站旁边。很清楚哈。

Eric 和 oneman 真是一对儿好兄弟。我还是想把李绍杰抓过来蹂躏一番,大家一起可以做多少事情啊。

对他们两个的 SOHO 生活很好奇,尤其是他们说起来和美国、北京的两位合作者一起开发的时候。他们不断的提到 trac,我以为是一般的 tracker,开始还没有多留意。但是后来,他们在描述工作流程的时候一再提起了它,以至于我回来这一个星期都在和它打交道了。看起来 trac 是一个相当完整的系统,包括代码浏览,issue 的提交之类。一个对文本进行格式化的引擎真的是中心内容,因为 svn 的各种操作并不特别,但是对文本进行格式化,提取更多信息,包括网址、tracker issue(ticket) 符号,版本符号以及 Wiki 文档符号的提取并转换为链接,这一块真的很有意思。CVS 上完全可以做出类似的浏览前端,是不是因为太重视速度才没有做呢?

trac 的缺点是数据不容易转移到其他系统里。这个系统过于完整了。另外性能上不是很好,我觉得我的虚拟机和 CGI 运行速度不该那么慢。从 trac project 网站上察看时,速度还是可以接受的。另外 trac 系统不好拆开用。这一切都是吹毛求疵了,唯一的结论就是我们公司的团队不太可能用上它。trac 虽然号称对开发过程影响很小,但是如果要改变开发过程,转而使用 trac,影响就非常大了。切换代码仓库是非常严重的事情。

要让我们公司采用它,至少客户端和服务器端都必须有非常完善的图形界面,极大地减少配置的难度。我自认为无法记住那些必需的 Apache 指令。比较麻烦的事情是邮件系统,因为我对那个一点都不熟悉 :( 公司里也很奇怪,前几天做 VSS 服务器,最后却不知道怎么失误,操作系统选成了只允许最大 10 个并发连接的某种 Windows 版本,只好从头再来——要是 Linux 估计不必如此郁闷吧。

还是那句话,开源把交流挖掘到了极致,公司反而不注意交流,以为大家都在一起就不必考虑其他方式的交流了?

我跟 Eric 说了上次改名的事情。Eric 说,你们竟然不注意事先把这样的接口设计好,所谓接口并不只是 API,凡是影响到互相理解的内容都是接口。当时听他这么一说,我都傻了,原来软件开发过程是这么理解的啊,以前从来没有想到过。以前总不知道大家在吵架吵什么。亡羊补牢,为时未晚,这星期和君英的交流还算有效率。以后一定要和他协调好。按照翔哥对整体设计的过程的描述,诸位大大们并没有一开始就构思好所有东西。虽然大家不停的讨论接口,也就是服务器端与客户端通讯的协议,但是对于这两个产品的定位以及互相的关系,没有人想过,都只是后来一点点地发生变化。这里面比较奇怪的就是Tao哥,既然这些产品非常重要,为什么没有见到他的参与,难道他太相信中层管理者的协调能力了吗?

我不是在对公司说风凉话。说话的时候我总以为自己是慧姐姐,说出来只有自己懂究竟有多不顺心或者多解气,而百合好友都只能做看客。我们俩都很傻,想问题的角度是别人猜不出的。究竟是不是满心欢喜有人猜出了什么,我也不知道。

后来才知道 Eric 在南开也是从软件工程出身的,所以才有那么多体会。我还向他说了自己效率低的问题,他告诉我一本书,个人软件开发过程(PSP),说那本书的作者很牛,书里面讲到的内容也非常好。他给我讲自己估算、计时的时候,真是神采飞扬。因为他确实照做了,也知道了自己的实力,所以自信满满。我每次给妹妹打电话,都告诉她考试时候要学会算分,把自己可能拿到但是没有拿到的分数统计出来,下次考试就有了底。可是我对自己这些日子的编程工作,从来没有试过这种办法。也就是说,每个人看自己的时候,都会看不见很多东西。这就是我的人品!我干嘛对别人要求那么苛刻呢?

有了书也不一定去看。这段时间主要看完的书是几本 c++,记住了两三句;经济学的入门书,也只记住一两句;编辑器之类的,甚至只记住一两个词。看书不用心 :( 书柜里还有好几本软件开发的书,包括重构都只是匆匆翻了半本就扔下了。半部论语治天下,我倒好,看什么忘什么。

别的都是闲聊啦,那么多主题,没有什么让我特别感动的。ajax 的用法,我一直以为只能发送 XML,还能搭配特殊的 request header,那么和 SOAP 以及 Web service 搭配使用简直是绝配。然后他们就提到了陌生的词,json。去网站上看看,json 果然设计很巧妙,可以用一种简单的格式表达数据结构。虽然说不出与 XML 比,有哪些优点——至少知道了有这个东西 :)

用虚拟机就好像穿着雨衣洗澡,用 cygwin 就好像隔着文章搔痒。。。。我在公司的两大乐趣就被贬成了这样的一文不值。。。。但是太搞笑了,这俩兄弟一唱一和的 :)

看 Eric 的 gentoo,老实说我这是有生以来头一次看到 gentoo,头一次用 E17。我早就懒得自己编译代码了,内存和硬盘都有限,开了虚拟机外面就没法干活儿~~ 然后看他演示 gentoo 那一套。emerge -pv 这个命令,/etc/package.use 文件。花花绿绿的彩色,真好看,rpm 就从来没有这些东西。rpm 系统没有 use,直接导致了系统庞大臃肿。依赖关系让人啼笑皆非的,为什么 beagle 必须把 evolution 装上? 要是有了 use 那一套,我非自己编译一次不可。用 mock 应该是可以的,但是每种软件的 --with 都必须自己一个一个的去查,另外还要处理 rpm 的版本问题,想起来就不太可能。。。。后来问 Eric,如果很久没有用过 gentoo 了,use 数据更新了,用户却不知道,该怎么办呢?怎么让人的意识与机器同步?Eric 演示了下,原来又是不同的颜色。。。。那些 use flag 真的是太好看了。(不知道盲人是不是能用。前几天看新闻,JDS 的软件工程师关掉计算机屏幕,用 evolution 搭配语音软件,写了一封信,觉得他说的很有道理。Gnome 中那个 Python 的屏幕阅读工具 Orca真不错,以前从来没关心过(它竟然还有名字!),Sun 的人都在做这样各种有趣的小东西吗?)

Tags: 小东西
Subscribe
  • Post a new comment

    Error

    Anonymous comments are disabled in this journal

    default userpic

    Your reply will be screened

    Your IP address will be recorded 

  • 0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