Yuan Yijun (bbbush) wrote,
Yuan Yijun
bbbush

  • Mood:

第一次逛北京

在北京转车的时候,正是雪大的一天。第一次到北京,先跑去前门,因为西站 848 路公交最多,而唯一知道的名字就是前门。到了地方,也不知道究竟是哪儿:先看到了 7-eleven 和永和大王,顿时觉得非常亲切,知道饿不死了。吃点东西,大雪里看不见远处究竟啥地方,就那么走过去,直到看到了一张图,噢,原来自己已经踏上了广场了。

广场,原来就是这么个地方。在这么个鬼天气误打误撞的跑来看,也真是奇怪。毛主席只在某几个上午和某几个下午见客,那么不去瞧他了。那么大的地方,其实可以把很多人的名字写进去。中国人太多了,凭什么呢?

围着纪念碑深一脚浅一脚的走了一圈,像拜佛一样啊,确信人民英雄纪念碑并没有提到共产党。那样,什么是人民,什么是自由?谁能回答呢?我不知道是不是应该同情一些恐怖分子,不过可以确信的是,目前我也属于人民,因此应该恭恭敬敬的,对纪念碑所祭奠的人。

国旗不好玩,金水河天安门都不好玩。没有进故宫就走了,时间有限,再者这地方要和某媛一起来才有意思啊,想起她那张雪天的照片,那时候她多么幸福呢。。。。每次想到这事情,就想起来自己手上没有她的照片:也许本来就是幻想中的爱人。

广场人多,想必天好时会人山人海。然后一直走王府井,一路泥泞,仍然是小心翼翼,我有生以来最贵的一双鞋啊!

王府井很冷清,有很多有名的地方,却都没什么人。小吃街上的店儿只开了几个,也没什么好玩。吃了串糖葫芦,和小伙计们聊天,觉得这些人要比大商店里的营业员客气多了:无论是外文书店还是新华书店,还是后来又去的西单图书大厦,这些一直很崇拜的地方,营业员们却都像外面的天气一样冷个脸。凭什么这么大几个书店都破破烂烂的啊,南京深圳的书店都统统不是这个样子。

转车的间隙,一共是早晨十点到下午八点这几个小时。走完西单,已经四点了,是不是还去清华园那里,犹豫了半天。后来还是去了。。。。路上坐地铁,1 号转 2 号,2 号转 13 号,才明白 jojo 在深圳地铁的心情。北京的地铁果然不如公交车方便,尤其是看到耗费的大妈数量超过深圳 N 倍,只好说是北京人口老龄化的原因。另一方面,北京打扫卫生都把大兵派出去,导致的就业问题也只能这么解决了,浪费些人力是小事,乘客却不可能联合起来,去将票价降低一些;就业率的提高甚至会带动消费:怎么看都合算呢。

清华园果然很漂亮,即使下雪,那些建筑也十分入眼。不愧是一流大学的相貌。南京大学不会有这么泥泞的雪,所以没法比较 :) 另外,从清华园接待处,还有纪念馆之类的,可以看出他们实在是很懂得营销自己。只是那个被供起来的校门实在很刹风景。他们的路标也写得不明不白的,幸好学校结构那么简单,所以不需要路标。南京大学的小地方很隐蔽的,例如财务处或者新生注册报名等等。

清华园很大,所以什么都有,甚至还有一片白桦林,很让人感动。校园里一样没有什么人,苦学的孩子提着书和方便面匆匆走过,一对情侣走在路上,摆个POSE照上一张,一位老师模样的骑车经过,车筐里放了几本书还有一把小葱。南京大学现在应该有很多小孩子吧,我们的校园从来都是孩子们的乐园,天气又好。清华园适合参观,却不见得真的变成公园的样子。我们寝室那里的狗儿,猫儿,都还好吗?

出来坐游四回去,直到宣武门。我也不知道宣武门在哪儿,只知道和西站不远,和西单不远。回来路上手机没电了,每次手机没电时候都会很慌乱,因为不知道时间,却又怕知道。如果早早的知道错过了,岂不是很伤心?回来没有堵车,只是在桥上有些慢。车上的小伙子报站名说话很有意思,听不懂。每次都和我想的不一样,直到小伙子点点我,下一站该下了。我想他也冻得够呛了。

车上才路过了其他学校。我也不知道怎么找到清华的,从地铁出来就怪了几个弯儿,打量着招待所和清华东路的旁边应该就是:那个办公楼果然是最有型的建筑,并且正对校门,远远的就看见了那齐整模样。南大鼓楼校区,大门正对林荫大道,教学楼藏在尽头;浦口校区,大门正对着山,这里却有些园林的感觉,因为那几条上山的路虽然明朗,却要绕过水池才看得见。唉!只好夸赞回忆中的地方了,只好这样褒贬才能回忆那里了!不知道今生还能踏进那里不能,有母校名分却又那么远。

在外文书店买到了几张昆剧的 VCD,算是最大的收获。这个东西很奇怪,没有 DVD 卖;虽然都是江苏昆剧院(和浙江昆剧院)的作品,在江苏却死活买不到。有好几个系列,那套名家精选没敢碰。三张分别是《白罗衫》,《牡丹亭(节选)》,《十五贯》,给自己来一场,有小生,有花旦,有小丑,好玩死了。《白罗衫》是我们老师最推崇的石小梅。我想那位老师肯定不缺这些 VCD,不过还是想问问他要不要买一套 :) 《牡丹亭》是张继青,刚才听了下,录音效果不太好,但是挺有味的。老师给看过这个,还记得课堂上大家哄堂大笑的情景。

也许没有 DVD,也没有更多好的剧目,虽然老师说过有很多。我想应该是作家版权保护协会的原因。没有类似 Creative Commons 那种眼光,保护协会的做法只不过是在扼杀昆剧。
Tags: 流水账
Subscribe
  • Post a new comment

    Error

    Anonymous comments are disabled in this journal

    default userpic

    Your reply will be screened

    Your IP address will be recorded 

  • 0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