Yuan Yijun (bbbush) wrote,
Yuan Yijun
bbbush

昨晚上的梦,是关窗户,因为昨晚上十二点半才回到家,回来之前在公司关灯,细心检查了一通。走回去都有些发飘了,因为几个月来头一次得以很爽的用了一会儿 fedora。前段时间一直没有精神,直到 MSN 上大家说我变了,Yuri 说我不像我了。好吧,这只是某个更长周期的延续,我记得早就和 trent 描述过我提不起兴趣的样子。昨天受刺激了。现在依然很累 :( 昨天走的时候,赵三同老先生还没有走。他的经历在这个公司里应该是挺有意思的,就是提不起精神来听 -_-!! 这个公司怎么是这个样子呢,二十多年的家族企业?总之,昨晚上好像梦见了三同先生和严格的陈宇组长。交不了差是吗?

反正就是想睡觉。明天按计划去广州,没关系的,去吧,梦话慢慢讲,心烦之前讲完。

不知道某媛是不是和我一样从休养的假期中迟迟无法恢复——看她这几天其实动作很快。我也不知道我的程序该怎么写才好,早知道就协助唐搞清楚更多些了。早晨见到一只诡异的黑猫走过,借史栋杰的话描述一下。
Tags: 流水账
Subscribe
  • Post a new comment

    Error

    Anonymous comments are disabled in this journal

    default userpic

    Your reply will be screened

    Your IP address will be recorded 

  • 0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