Yuan Yijun (bbbush) wrote,
Yuan Yijun
bbbush

梦里面,想起了任利宾,一个小学同学,瘦瘦的,但是手腕非常硬,很有劲。他们家我还能记得。小时候这些同学,包括孙福,童海军,诸位小朋友,都不知道现在何方

想起来的事情倒是和他们做游戏,要抓住一个人,只要触到另一个人,就可以把身上的重任/诅咒/说不清的东西,反正是转给了他,自己就从追逐变成了被追逐。我用石头扔他,希望可以把他打倒,然后抓住他。但是,他不是以扔石头出名的么,(醒来想起孙喆,也是这样)后来不知怎么,就被他们抓住,嘲笑我笨了。

也许是小时候不懂得与人合作玩游戏的痛苦记忆。如果不懂得拉一些同伙,只期望在学习和看书等正经事上交到朋友,没错当时我就是这样,那么后来也很难与人相处。觉得将来我的孩子不必如此,大学毕竟是普及教育了么

当年与孙福合称垃圾大王,他送我的田螺被晒死了,还要伤心的哭一场,可惜后来只见到他一次。老娘那次嘲笑我,我可忘不掉。不过,过去的事情终究无法挽回,我注意些就好了。

从梦中惊醒,因为梦里使劲掐自己手臂,像个女人一样发挥指甲的用处。原来趴着睡觉,快要窒息了,胳膊压在身下又麻又疼,梦里扔石头也很累啊!
Tags: 流水账
Subscribe
  • Post a new comment

    Error

    Anonymous comments are disabled in this journal

    default userpic

    Your reply will be screened

    Your IP address will be recorded 

  • 0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