Yuan Yijun (bbbush) wrote,
Yuan Yijun
bbbush

感冒

周日开始感冒,因为早晨打游戏过于投入,身上有点冷也没有想。下午去 Jungle 那里,也是让冷风好好吹了一下,晚上就开始头痛了。

感冒对心理影响很大,心情确实不好。从前我可以在心情不好的时候骚扰大家,一直到把所有朋友都得罪下为止,今天我骚扰了徐肃,默默,还有家里人。让徐肃洗了衣服。跟默默诉苦,尽管她现在要准备复试了。和老爹老娘吵了架。这样的结局可真是完美死了!

羞于向老爹老娘说自己头痛,只是忍着听他们唠叨,去考研吧,看他们成绩都多么多么高。我说,我这次打电话,只负责把大家的成绩通报一下,少来给我唠叨。烦死我了。老娘他们说,你现在比他们差了一步,连个学位证都没有,将来就是差两步,你该追不上了,不考研的话。很好,这又是最近的一个话头了,你们就每天想这种问题吧,用这种苦恼让自己生不如死。年前是因为没有毕业证,等不到毕业证而生不如死。年后是瞅着别人而生不如死。我啊,还真不知道该怎么办。

不知道怎么办的时候就在想魔刹,虽然我还是没有完全理解它,因为我记不住很多词:如果真的理解了,那些震撼而残酷的话怎么会记不住。但是,我已经接近没有感觉了。你们以为考研就可以有女朋友了么?你们什么时候都要把感情藏起来,我的家就像一部机械一样运转得很好,但是孩子不准哭,不准偷懒,不准表达恐惧,因为傻瓜才会那样热情洋溢或是感觉灵敏,也不敢笑,因为我没有时间笑,我要学习。我想我对魔刹那种熟悉,是其他人都比不上的,别人可以同情剧中的世界,我只能同情自己。然后,“我应该做什么,我现在这样做对不对呢,天马医生?”我很相信自己,面对她的时候,会说出适当的话。但是,支持这种自信的神秘力量是什么呢,难道是我没有真的失去名字?

古利马先生消失的那么早,我却还在继续看,其实不该再看下去的

我爱她。就像一种宗教一样,我相信我应该爱她。我爱其他人,是因为善良,我应该善良地对待他人,所以我爱他们。一旦我感应不到她,就像过去曾经发生的那样,我的信仰就不见了。或者,我还没有过多地骚扰这一位,至少在前面一些时间是这样,这样就积攒了一些耐心和承受能力?如果这样想下去,就是没有结果。我才不要呢。我要像个正常人一样,我自从上了大学,唯一的目标就是像个正常人一样,不过我走得太极端,太随心所欲了。“你太随便”,好吧,也许这也是水瓶座畸形性格的一面。相信我,帮助我,我也会这样对你,我能做到,天哪
Tags: 小东西
Subscribe
  • Post a new comment

    Error

    Anonymous comments are disabled in this journal

    default userpic

    Your reply will be screened

    Your IP address will be recorded 

  • 1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