Yuan Yijun (bbbush) wrote,
Yuan Yijun
bbbush

她其实不愿意和我说话。无论电话还是短信,因为短信都那么干巴巴的。如果我是她,我会不停地提示自己,给这个人说这些干嘛呀,他只不过是个很烦人的丑八怪罢了。要么就是,怎么这么别扭,到底怎么和他说话才能显得尊重他呢,又不想和他靠得这么近。打电话的时候好一些,因为她喜欢打电话,喜欢说各种各样的事情,不管是在对谁说话。谁都害怕孤独,谁都有很多话想说,因此会好一些。不过,那次想到这一点,打电话的对方其实并无意义:就有一些沮丧。她根本不 care 我,因为我们没什么交集,我知道她,她知道我,但是我们仅仅是相识,我们彼此不知道的事情太多。她的脾气性格,她的口味,她的爱好,我可以知道一点,却是她看来很不重要的一些;我的脾气性格,她怎么可能知道!只剩下了我在单相思而已。我总是感觉她是最合适的而已。她没有觉得我合适,我自己甚至都觉得我不合适任何人,不知道为什么。也许可以像别人一样为她做事情/像为别人一样为她做事情,却无法做得更多。为什么啊,为什么啊..

如果我是一个帅哥呢

春天让人发昏。帅哥一般都有恐龙罩着,这是笑话版常有的主题。不想笑话了。为自己鼓劲,她觉得不合适,只是因为她的感觉不够敏锐罢了,我怎么就觉得她那么好呢

在 BLOG 中写出的感情都不是那么稳固,因为心情的变化很容易夸张。短信就更不要说了,我又是这么喜欢自己为自己构造剧本一般氛围的人——我记得的。别人不会知道的事情,我自己慢慢回忆,打发时间,例如思念浦口等等,都是自己为自己构造心情的绝佳范例,而道具只要公交车、手机,以及倾听/被骚扰的人。
Tags:
Subscribe
  • Post a new comment

    Error

    Anonymous comments are disabled in this journal

    default userpic

    Your reply will be screened

    Your IP address will be recorded 

  • 1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