Yuan Yijun (bbbush) wrote,
Yuan Yijun
bbbush

喝酒

昨天迷人的王怡以及即将离去的三同先生请大家吃饭。几个组五六十号人去吃自助火锅,真是热闹排场。和翔哥、杭哥、博士诸位一桌,又不碍领导的眼,果然吃喝轻松开心 :)

昨天喝酒有点急。我是说,先是没有把自己组的弟兄都照顾到,自己喝掉跑了,回头想想很不爽,分明就是不尊敬大家。下次要客客气气地谢他们才是;后来是,给 Brownie 敬酒,啊,难得可以和她敬一杯酒的,上次 Hailin 请客我都要病死了,两个大组一起吃饭的机会并不多。可是,我敬酒,大家都不理睬我,看着我尴尬地喝掉..

Hang 感冒还没全好,也许少喝才合适,于是就不怎么动筷子。离送他走还早,四月中下吧。三同先生是周五,喝着酒才知道博士要去港大做 Research,竟然是月初就要过去:那么博士岂不是要少一个人了。张学功博士,虽然有些为老不尊,不过也算有意思的。

也知道了小敏在搬家,搬到那所不错的房子里去,就是博士一直住的公寓。但愿会安全无事,那里也有些远。她搬家也不找人帮忙,我上次看到那个大箱子的时候竟然没有问她是怎么回事。:(

和她一起回去,那条路很久没有走,都忘了。以后就更没有机会再走,她要搬走,那里还会有什么吸引我。路上问起来怎么追女孩子的问题,问她我应该怎么做,不过我自己都觉得这个问题真傻,我不该问别人的,我心里其实什么都知道,什么主意都有。为什么要和小敏说呢,还是信任她,喜欢她的想法吧。

晚上睡不着。想着白天听的歌儿,慢慢地思念她。自己笑着和自己说,酒能乱性,看看这种折磨是什么样子。思念都要满了,时间却只是两点。就算时光流过也好,飞过也好,能不能立刻定格到那一刻,我们可以在一起?前面的这些时间,可不可以快快地过去?唉,只是无谓的胡思乱想。酒醉之后,思考也不灵光,总是有鄙俗的想法,这次可以写成信呈给她的,只有一两句。忘了吧。

擅长遗忘。那天她的语气突然一变,忘了就算了吧。就算什么时候再和我说,我也一样遗忘。我不愿记起痛苦的事情,不愿后悔那些事情,我想她也应该忘掉才对:但是对于将来的事情要小心。好多人都爱着她,要保护自己,哪怕嫌我多心多事,哪怕我自己都觉得自私,为了自己而在他人的生活中投下阴影,——我也认了。我真的不信任你么,没错,我觉得你很脆弱,无论你表现得多坚强,可是我得让自己学会信任你,就像让你学会信任我一样。(双方都不信任啊,那真是日月无光最悲惨的日子了,我不要!)

昨天喝酒时发现手机屏幕有些不对,开始有彩条、错位之类。新装的屏幕这么久就坏了,我想是因为接触不良。晚上没什么问题,早晨发现问题更加严重,黑屏了,敲打敲打才行。以此为借口换个新的么,买电脑的计划又要推迟了。买手机比考虑给她买什么生日礼物更重要。稍微往远看,我家媛的高考肯定顺利考上,那么还应该准备小礼物犒劳孩子。考虑花钱换人情,好麻烦啊!
Tags: 流水账
Subscribe
  • Post a new comment

    Error

    Anonymous comments are disabled in this journal

    default userpic

    Your reply will be screened

    Your IP address will be recorded 

  • 1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