Yuan Yijun (bbbush) wrote,
Yuan Yijun
bbbush

昨天给她打电话,现在想想,也许两个人都疯了。昨天的电话,我们心情似乎都不错?她给家里人打电话之后,还想说话;我本来就是想说话解解闷,不然要死掉的。然后我们就各自把要说的话都说完了,清清楚楚地说完了,却又想两个醉酒的人,相信自己是清醒的,却对这些话没有反应。我该感到很挫败啊,我生命中第N次被干脆利落地解决,可是也许是因为这一次和从前一样干脆利落。她应该很烦我啊,说了这么多遍不喜欢,怎么这个家伙还来骚扰,允许你做朋友,像其他朋友一样说说话,已经是很优待了,这也许是因为只是想说话。唉,如果你想说话的时候就会Call我该有多好。

麻木到了这种地步,为了追她而脸皮厚了不少:不过放心,我不会惹更多麻烦,你看这么多年,我会死乞白赖地做不可能的事情么。可是放手意味着什么。回头要仔细想一想。是放弃了理想,放弃了自己么,还是改变了自己。我得承认,做这种改变,从来没有想过。也许改变一下,就真的不会感到孤独了?插话,我只是迫切地想消除这种感觉,并不是真的想追到你,为了解决孤独的感觉,追谁不都一样;但是消除这种感觉,是为了不要变成抑郁症或者发狂,是为了做正常人,然后就可以像模像样地去喜欢你,像所有幸福的人一样。唉,逻辑问题,何必想他。

没有不可能的事情,她说这样会好,那就试一试,能不能放手,同时不会忘了你。究竟是什么意思,我也说不出来。以前的一贯做法是去追别的女孩,因为不想着她的时候,可以观察和接触更多人,所谓大脑简单的人无法一心二用,好奇心强而大脑简单就会造成这个样子。好,我承认,昨天对我打击最大的事情,就是听你说出来,你问过其他人,都觉得我是个花心的人,真以为自己是大众情人阿... 我知道这是开玩笑,就算麻木我也知道这是开玩笑,但是我看不出喜欢一个男人或者女人与喜欢小动物,喜欢花花草草有什么区别;也不知道骚扰朋友,给他或者她添麻烦有什么不对。又想起在校时的事情。我就不可以喜欢这个世界,然后喜欢我认识的所有人么。无论这个世界指的是系里,年级,宿舍楼层,百合网,linuxsir,IRC,LJ...,我难道不可以对大家说喜欢么,可是在校时候说过的话,都让人以为是要谈恋爱,好吧就算是吧,想想那颗实验小钢球跑来跑去的样子,在哪儿都被推开,却没有什么去拉住它。我也知道,我在这些地方,这些人心里,只不过是过客,有个归宿当然好,时光毕竟短暂,如果一直是过客,那也没什么了不起。所以我才会在 linuxsir,在 IRC,在百合,在 LJ 都一样耍宝么。我多想回到你身边,永远不要再分开啊。

不说这些了。不得不承认,这样说话有助于写程序,尤其是早晨一路,想一会儿你,想一会儿要做的事情,想到了解决手头难题的办法。梦想做这样一种程序员,可以在出门前对你说,来,鼓励鼓励我,看我能不能把手上这个问题解决得漂亮点!可是,你只是不愿意罢了。

Finally, 再次告诉你,没有不可能的事情,你觉得自己不写博客,不搞电脑,就是与我没有共同语言,觉得自己身为中文系却没有足够的文学修养,同样没有共同语言,Let me tell you,你想的事情,一定可以做到,并且对主的大能而言,做这些是轻而易举。他不是以五饼二鱼救活了几千人么,他不是在海上走的么。我不是说要信基督的能耐,而是单说相信一切都有可能。像我的同学们一样,在遥远的将来,可能会有人成为非常伟大的人物,Big Names,但是他们是从每天的学习,准备考研、出国开始的。对你而言,成为好的作家,或者要做一门学问,需要一生的时间,和所有其他人一样;而成为一个作家不需要那么久,你只要开始写,开始搜集素材;或者现在开始为学问搜集材料。

唉,我更愿意帮你飞起来,而不是在怎么讨你喜欢这个问题上自寻烦恼。所以记住,决定了不接受我,就不要再想怎么救我于水火了,我会把握自己,只求你不要太冷淡,最好就像昨天一样,亲密地认真地说,这是不可能的;而不是忽略我。
Tags:
Subscribe
  • Post a new comment

    Error

    Anonymous comments are disabled in this journal

    default userpic

    Your reply will be screened

    Your IP address will be recorded 

  • 0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