Yuan Yijun (bbbush) wrote,
Yuan Yijun
bbbush

多日以来一直在回忆他的名字,但是想不起来了。

真是郁闷,在学校里,和他还算有几句话好说的,虽然他有足够的南京人的小气,让人讨厌,但是至少他不讨厌我。当时我是什么感觉?只在找不讨厌我的人吗。

但是他还是平淡无奇的,于是我就把他忘掉了,才几个月就忘得一干二净。

坏人的名字,倒还记住几个,不过,有什么关系。好人的名字,这是第一个忘掉的吧。他真惨。

这样的平淡,说忘记就忘记,就太无趣了。唉,谁让他是个标准的南京人呢。

所以多日以来一直在想,宁可轰轰烈烈地做坏人,做坏事,也要把名字留下。当然做好事而被人记住更好。我怎么可能忘掉一个 Geek。

这也算自责吗?忘掉的是一个朋友?
(我不指望有人想起我,为此开脱吗。)
Tags: ,
Subscribe

  • zz: 墙、感染、信任和欺骗 by 霍炬 (歪理邪说 2015-09-21)

    (全文转载自 墙、感染、信任和欺骗 2015-09-21 霍炬 歪理邪说) 先跟读者道个歉,最近一段时间有点忙,好久没更新。 而写文章这事,一旦有一段时间不写就会越来越写不下去。 很长一段时间我甚至不敢打开公众帐号后台,一怕被催稿, 二怕看到惨烈的退订数字以至于更不敢写……

  • zz:Pragmatism

    DDJ_1306, "Orthodoxy vs. Pragmatism, or How I Became a Better Developer" By Andrew Binstock "[...]When young I was and green, I had…

  • zz:回来后,一些搞不懂的“共识”

    http://www.mitbbs.com/article_t/Returnee/13379685.html 共识一:欧美搞设计、掌握技术和市场,中国只会生产。利润都被欧美赚走了。 但是结果是中国越来越有钱,欧美越来越没钱,这算是共识吗? 共识二:中国贫富差距大,钱都被少数人赚去了;…

  • Post a new comment

    Error

    Anonymous comments are disabled in this journal

    default userpic

    Your reply will be screened

    Your IP address will be recorded 

  • 2 comments